天氣:短暫陣雨或雷雨 溫度:16℃ AQI:88  風向:東 風力:級 南竿雲高:2200 能見度:6000 北竿雲高:2200 能見度:5000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75
掌聲鼓勵 : 1447

發表時間 : 2018-10-30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寫字】 --閱讀人次 : 1623

 前段時間,在臉書見到謝人優老師分享「紫芝歌」貼文,藉著「五皓老人」歸隱山林的感懷詩篇,抒發自身退休後的嚮往。

 寫在絹布上的行草,筆勢靈動,線條奔放,點畫之間顧盼呼應,當下非常喜歡。後來在家順公子喜宴上,我們適巧同桌,敘舊之餘,不忘跟他求字。謝老師人如其字,瀟灑暢快,還幫我裝裱寄來,甚至連地址姓名都以毛筆親為,草草數筆卻暗含筋骨,我也就一併收藏了。


謝人優老師書法〈紫芝歌〉

 謝老師是我在馬祖高中教書時的教導主任,那已是40多年前的往事。謝謝曹金平校長佛心大愛,把我從遙遠的東引找回馬高。離家近了,但「課業壓力」比學生還重。我記得擔任物理、化學和生物三門課(實在汗顏呀!),化學是大學本科,看看標題、內容,一般還能對付;物理跟生物就不行了,每天晚上閉門苦讀,從一堆參考書中擷取精華,總要奮戰到子夜凌晨。感覺就像熬夜做饅頭的新手師傅,手忙腳亂,一早端上半生不熟的成品,餵養可憐的學生,難為他們了。

 與我大本、小本,外加筆記、講義的狼狽狀況不同,教數學的謝老師,顯然從容自在多了。在馬高三年,我從未見他帶課本進教室,彷彿一切都在腦中,一切游刃有餘。他出身師範,可能受過聲樂訓練,嗓音高亢迭蕩,隔了幾間教室都能聽見。

 那時辦公室呈ㄇ型,教職員都在一起,他坐中間,桌上一疊印著紅色方格的毛邊紙,課餘空閒,即使是短暫的下課10分鐘,也總在埋首寫他的蠅頭小楷,偶而抬頭,幾句謝式笑話,逗得一夥大樂。他彈鋼琴、打桌球,水平都在一般之上;他還會合唱,馬祖第一支婦女合唱團,就是他負責著急召集訓練;第一天發聲練習,「哦(1)~哦(3)~哦(5)~哦(3)~哦(1)~」一節課下來,嚇跑好幾位只會唱「苦酒滿杯」的女生。

 跟謝老師一樣,馬祖許多鄉親都能寫一手好字,諸如陳國春、林良淦…等學長前輩,多年淬鍊,都已卓然成家。我猜想,這可能與軍管戒嚴的獨特環境有關。那時,馬祖的小學、初中甚至高中,有許多來自大江南北的軍人,退役後轉任教師,擔任文史課程。他們年紀較大,口音濃重,大多有很好的國學根基,尤其擅長書法。


圖左:謝人優老師和他的書法;圖右:謝人優、陳瑞華夫婦。

 於是上課時的板書,就成為他們恣意揮灑的空間,行、草、隸、楷,一應俱全。這一節東北吳老師教國文,一手行楷,勁道遒麗,隱約有二王之韻;下一節換四川劉老師上歷史,點橫豎勾,雄健樸拙,顯然源自魏晉碑刻。我們坐在台下,欣賞一幕一幕、擦掉又寫上的書法展覽,以至於初中班上,就有好幾位同學,鋼筆、毛筆,都寫得成熟老練,有模有樣,早早脫離童稚的笨拙與天真。

 記得大學二年級那年,同宿舍有位姓楊的學弟,學書多年,是台南一中的書法冠軍。他見我寫的筆記,潦草凌亂中有幾字居然被他看出章法淵源,便問我哪裡學得草書?我見他大驚小怪,就說:「咱們馬祖人都這樣寫字呀!」

 又有一回,大陸剛開放,我往原鄉福州一探究竟,在書畫店看中一幅字,老闆聽我講的福州話,便說:「這位兄弟一定走過好多地方!」他不知我年少時曾受過南腔北調的調教。我問這幅字多少錢,他說人民幣100元,我二話不說掏錢付帳,老闆卻說:「這上聯100元,下聯還要100元!」我是沒到過多少地方,可五湖四海,對聯有分開賣的嗎?

 「筆禿千管,墨磨萬錠。」這句話用來描述謝老師,一點不過分。有一次,去中和他家作客,跟往昔在馬祖一樣,吃陳老師的紅糟鰻和帶魚煮米粉。五、六十坪的六樓頂層,舊報紙這裡一堆,那裏一疊,都是他的習作。多少年來,他一直在書藝上精益求精,出入百家,逐漸琢磨出自己的風格。


舊報紙上的習作

 他還有一樣絕活,許多求過春聯的馬祖鄉親都曾見識;他將原來水平鋪在桌上的宣紙,垂直懸貼牆面,站著寫字,如此類如西畫素描寫景的架式,運筆、懸腕、筆鋒走勢都與傳統不同,無怪呼他能以英文寫出「生日快樂」賀詞,在臉書傳來傳去,詼諧狡黠,娛人娛己。

 古人說:「學書在法,其妙在人!」我的性情飄盪輕浮,缺乏學習書法的專注與恆心,也沒有掌握獨特技藝的天賦與妙趣。青少年時期慶幸在馬祖度過,耳濡目染,多多少少,也沾上一丁點書法技藝的花邊。我不禁想到,四十年前在馬祖高中教師辦公室,那時就已孜孜書寫的謝主任,是否已為今日做準備?「曄曄紫芝,可以療飢」,這裡的紫芝,我以為就是涵泳沉潛的書法藝術。

 紫芝花開,曄曄其盛,您綻放,我欣賞,這不是療飢,什麼才是療飢?

附錄:〈紫芝歌〉

莫莫高山,深谷逶迤;
曄曄紫芝,可以療飢;
唐虞世遠,吾將何歸;
駟馬高蓋,其憂甚大;
富貴之畏人兮,貧賤之肆志。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