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24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15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2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99
掌聲鼓勵 : 1522

發表時間 : 2019-06-04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學唱閩劇】 --閱讀人次 : 1202

 今年元宵節,隨幾位音樂人到馬祖采風,觀看近年風靡島內外的家鄉民俗-坂里白馬尊王「擺暝」與「燒馬糧」祭典。

 當夜鑼鼓喧天,鞭炮震瓦,寒風中乩轎靈動狂舞,提燈的隊伍迤邐蜿蜒,空氣中瀰漫濃厚的煙硝味道;而不遠處卻相對寧靜、沉陷在黑暗中的大海。一邊聲光交錯、瑰麗迷眩,另一邊深沉廣闊、暗黑而神秘。我跟隨繞境隊伍,感覺神明無所不在,卻又無處可尋,內心十分震撼。

 過後,一位音樂人問我,馬祖除了年節祭典敲擊的鼓板樂,是否有傳統絲竹之聲,是否有古老的旋律現今仍在島嶼綿延傳唱?

 我一時語塞。

 民國38年之前,島上年節喜慶,經常延請原鄉戲班跨海演出,整個村子搬椅端凳,充滿歡樂的氣息,就連鄰近村落的婦人小孩也盛裝出席,有時就歇在親戚家十天半月,只為觀賞福州戲。兩岸分治後,多為閩籍的海保部隊,其中幾位活躍於福州「舊賽樂」戲班的樂師與生旦名角,在島上零星演出過幾齣閩戲。待他們退役遷居台灣,另組「三山社」閩劇班,馬祖基本上已經聽不到戲曲之音了,除了在小街窄巷,偶而從黑膠唱片傳出的沙啞唱腔。

 直到解嚴前的民國72年,旅居桃園的馬祖同鄉會,組織一支閩劇團來馬公演,島上才重新響起熟悉的樂音。這支仍以海保部隊樂師指導的業餘劇團,在馬祖造成萬人空巷、鄉親扶老攜幼,爭睹演出的盛況。山隴廣場演出那場,甚至恭請白馬尊往聖駕親臨,坐鎮戲台正前方。當年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告訴我,每場謝幕,熱情的鄉親從隨古俗,紛紛往戲台扔擲賞錢,五元、十元的零鈔,他們裝了好幾皮箱。











 近年每次往大陸旅遊,途經泉州、福清、福州、長樂等大小城市,傍晚無事,便會往公園、廟口逛去,總是會見到一群男女老者,或奏南管、或唱閩劇,鑼鼓絲竹樂於其中,非常陶醉。我也非常敬佩家鄉「雲台樂府」諸位先輩,多少年來孜孜矻矻,收集古譜、苦練公演,為尋找島嶼的聲音努力不懈。

 前陣子,在網路聽到一曲閩劇「江湖疊」唱腔改編的視頻〈母親〉,唱者是大陸福清「好運來」閩劇團鄭兆開團長。他的唱腔時而高亢激越,時而低沉蒼涼,聽著喜歡,就跟著哼唱,這是我第一次學唱閩劇,雖然只是一曲經過簡化、為普及庶民大眾而譜寫的曲段。

 今年母親節,適巧在北京旅遊,晚餐多喝了兩杯,趁著酒意,我唱給幾位同行的學生聽。不知是客氣,還是老師的餘威猶存,他們都說母語的唱詞好聽感人。幾句「扁肉」、「油餅」,惹得淚點低的女生們,個個眼眶泛紅。

 閩劇有四大唱腔,我特別喜歡江湖調的疊排。「疊」福州話讀「踏」,有疊拍之意,意指演唱的速度。這曲〈竇娥冤〉源自元代關漢卿的名作,故事情節大家都耳熟能詳。民初國學大師王國維認為,此劇張力十足、扣人心弦,足以擠身世界偉大悲劇之列。包括京劇在內的許多地方戲劇,都將之改編成各自的方言演出。

 閩劇《六月雪》其實就是竇娥蒙冤的故事。原視頻唱者是50年代知名老生洪深,他的唱腔深沈而優美,一板三演,悠遠舒緩,非常感人。

 我跟著洪深唱段,依樣畫葫蘆,東施效顰,內行人會說簡直不倫不類。只是年紀大了,很容易被血液裡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吸引(也可能只是愛現)。我總是嚮往一拉一唱,你來我往的應和。或可從文字以外的聲音,一唱三嘆,體會一番先民生活的世界。

 獻醜了!

~~~~~~~~~~~~~~~~~~~~~~~~~~~~~

閩劇《竇娥怨》選段:別女

只見吾兒當街拜
聲聲慘哭淚滿腮
她責我忍心把骨肉賣
這叫我萬重愁緒湧上來
老虎不食懷中子
一女出賣
愧煞我這個窮秀才

可憐我
瑞雲兒年紀小
三歲離了娘身懷
爹攜兒
背鄉離井一路流落到楚州來
爹和你
苦渡幾寒暑
爹難道不愛你這小裙釵
若不是
四面楚歌生路絕
怎割捨你我骨肉兩分開

離千山
隔萬水
千山萬水不忘歸
早於黃葉落地秋季轉
遲則寒梅花開帶雪歸
馬蹄追逐北雁至
千里關山似箭歸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