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 溫度:27℃ AQI:27  風向:北 風力: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227
掌聲鼓勵 : 1669

發表時間 : 2011-09-21 07:58:26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滇南九日(下) --閱讀人次 : 3756

第六日 壩美風情

  廣南至壩美村僅39公里,公路平整,天色亦佳,觸目所及不是靜態的莊稼、村寨,就是動態的牧童、水牛,當然還有老農、村婦、羊群,動靜皆美,無一不可觀。壩美村為壯族村寨,群山環繞,一條小河穿村而過,村民皆需搭乘船隻經由山洞出入,有好事者稱此地最為雷同陶淵明之桃花源境地。吾等候船時即遇一群中學生搭船從山洞中划出,到鎮上上學。觀此奇景,油然而生今夕何夕之感。購票40元,船夫盪著輕舟緩緩滑入深幽的石灰岩洞,入洞愈深光線愈暗,終至伸手不見五指。洞中清涼靜寂,只聞木槳輕觸水面的聲響,小舟靠著微弱的手電筒光線逆水上行,身心彷彿皆已安頓。一盞茶功夫,已到洞口,誠如陶氏所言:「豁然開朗」。前行數步,「土地平曠、屋舍儼然,良田、美池、桑竹之屬」俱全。村道旁新種了許多桃樹,顯係為迎合桃花源境而栽植,並未為美景增色,反而顯出斧鑿之痕,多事也。

  雨後不久,村童無懼河水混濁,裸身在河中戲水玩樂,這批小童身材精瘦,動作靈活,見有人攝影更顯激越。我等皆帶了泳衣,原要在此游他一泳,但見河水混黃湍急,而且時間急迫,留待下次吧!中餐在一農家解決,餐桌就擺在樓台上,抬頭可見青山環繞,近處則是碧綠的莊嫁,一灣小溪穿村而過,古舊的水車在激流旁兀自輪轉,樓台外時而傳來雞鳴牛嚎,在此光景下,殺土雞一隻,喝包穀酒一斤,炒幾樣時蔬,再佐以醃肉、白飯,酣肆至極。

  餐後,再行船一程,一行四人復蹬上嘎嘎作響的馬車,由一位禿頂的中年馬夫牽曳往出村的渡船口而去。雨後山路異常濘泥,車輪常陷入爛泥中,馬拉的吃力,馬夫一路跑得更是辛苦,好不容易到了渡船口,人馬皆鬆了一口氣。隨即再次登舟穿過村尾的山洞告別簡靜樸實、無任何機動車輛的壩美。

第七日 荒村野店

  從壩美回返廣南再下行至珠街鎮途中,見一群人團團圍在一起,遂下車趨前一探,原來是鬥牛好戲。兩個男子各自牽著牛不斷吆喝、唆使、鼓動自家的牛去頂撞對手,人很激動,但牛卻不起勁。人群頗為失望正要散去,卻見有一黑衣老頭牽著牛主動迎戰方才那隻身材壯碩的黃牛,兩隻牛很快的頂上了,無奈黑衣老頭的牛身材顯然小了一號,幾番拉扯,黑衣老頭的牛就不斷後退無心再戰,那隻較壯碩的黃牛也苦無對手被其主人帶開。誰知黑衣老頭顯然玩心甚重,見另一頭黑牛身材與自己的牛相若,便出言挑釁,黑牛主人顯然被激怒了,遂揚鞭軀牛加入戰局,散去的人潮又重新聚集,一場好戲正要開鑼,我們的司機卻催促上車趕路,不知黑衣老頭的牛輸贏如何?

  車過阿猛鎮不久,即遇上塞車,謂前方有一大貨車撞樹後橫躺路中,以致雙向皆不可行,吊車遲遲不來,有人已在此耗掉3小時。乃決定調頭返阿猛鎮晚餐邊吃邊等,阿猛鎮遍尋不著食堂,再回返一小段路尋到一家路邊供食宿的旅店。此店名黑標飯店,店主人是一位退休教師,長的酷似毛主席,費10多萬人民幣建一排酷似軍營的簡陋房子,提供過往貨車司機住宿;另雇一位廚師、一位服務生就就開起食堂掛牌營業了。此店的客人皆是幹粗活的勞動階層,口味重、腸胃強,雖已吩咐廚師少鹽少辣,仍覺油水厚、辣椒火。餐後探查住宿條件,除張信義外,眾皆搖頭。待車陣疏通,急急趕往硯山,在煙草賓館住下已是夜間11點了(每房100元)。

第八日 青山碧水

  晨起尋得一家賣稀飯、豆漿的早餐店,欣然入座,點稀飯一碗,另配油條、小菜數碟。稀飯平平,小菜雖免費(蘿蔔、大頭菜等)其味卻甚為佳美,油條更是好吃。此油條色澤金黃,外皮酥脆,內層軟厚,店家切成小段裝盤端上,一口一段,配稀飯呼嚕吞下,一頭汗冒出來,真覺溫暖幸福,近日來唯一未嚐辣味之早點也。

  進入丘北縣境,大片坡狀梯田逐漸為喀斯特地形造成的山丘取代,螺絲狀的山丘散置於一片廣柔的綠野中,公路有如河道般在山丘間蜿蜒穿行。山丘造型與陽朔桂林一帶相較,較為單調,也缺少江水的對映,惟其如此,更顯丘北之粗獷與壯闊。村道旁曾瞥見農民猶以最原始粗暴的方式閹牛,不忍卒睹。足見此地民風仍閉塞,市集商品也多粗濫,家家務農,莊稼多自家食用,農產價值低,所以舉家往沿海打工者時有所聞。此地盛產辣椒,具稱品質為滇境之最。辣椒成熟後並不逐粒採收,而是連根拔起,一株株串接後掛在農宅土牆上風乾,戶戶皆然,遠遠望去紅森森一片,襯以褐黃色的土牆。村外稻浪輕擺,村內小童嬉戲,暮色崦嵫,美得令人悸動。

  出丘北縣城12公里即達普者黑景區,購門票(含船票)100元,住普者黑銀湖賓館(120元),行李放妥即去搭船遊湖。普者黑為一廣袤的水潭匯集成的湖泊,彝族語意為「魚蝦豐美之地」。湖面曲折,湖水清碧,遠山朦朧,時序已入初秋,蓮花開盡,猶剩殘荷數朵隨風招搖。船夫槳聲欸乃,輕舟滑過水面,驚起水鳥數隻,天空又落下綿綿細雨,雨中行舟,多少煙塵瑣事,隨著船後長長的水痕盡沒入澄靜幽闇的湖水中。

第九日 嶙峋石林

  早餐在景區解決,點蓮藕粥、小饅頭,就坐在湖邊吃食。服務員是幾位著傳統服飾的彝族姑娘,看她們豆蔻年華在此簡陋小店忙裡忙外,她們有否想像過外邊紛雜忙亂的世界?餐後草草逛了觀音洞,就往苗寨菜花箐而去。菜花箐位於普者黑湖的盡頭,此段水域尚未開發成遊船路線,公路卻修的平直。像所有的古村寨一樣,村口必有一株虯蚺老樹,幾隻黑狗默默的盯著人,殘破的老屋錯落有致的排列,婦女背著小娃,男人趕著耕牛,孩童怯生生望著外人,數百年來皆是這般光景,皆是這樣生活。你可以感覺到人與土地、自然、疾病、天候絕命拼搏、致死方休的斑斑淚痕,你也可以體會人與自然、土地共生共存,相互依偎的款款深情。

  普者黑往路南石林皆在國道及高速公路上行走,數千年前這裡是汪洋大海,因地殼變動海水褪去,巨大的的石灰岩塊裸露,歷經千年來的侵蝕形塑,終成嶙峋怪石,叢集在這一片山林中。猶憶十多年前初來時,景區步道台階皆是以水泥草率舖成,於今改成石板坡道,各型巨石下也都遍植植草皮,整體景觀精緻許多,但也失去原始草莽氣息。唯一不變的是阿詩瑪與阿黑的人造神話,仍然透過導遊的傳述迴盪在嶙峋的石林陣中。


丘北辣椒 張信義攝


苗寨菜花箐 張信義攝


普者黑蕩舟 張信義攝


趕集 張信義攝


滇池畔西山龍門 張信義攝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