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23  風向:北 風力:5級 南竿雲高:45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0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74
掌聲鼓勵 : 1199

發表時間 : 2013-09-30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南竿先遣軍 --閱讀人次 : 3929

  「南竿先遣軍」番號,是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國防部前身)命名的。
  「南竿先遣軍」,由偽軍轉化而成的隊伍,是抗戰後國府認同的第一支駐馬祖軍隊,但是政府忙於抗戰復員及戡亂工作,無暇顧及,也沒給薪給糧,一切自行解決,這支隊伍在南竿約7個月,偽軍的作風在海島馬祖重演,到後來只好將隊伍移往大陸連江浦口,整訓點編,可用之材加入戡亂,老弱殘兵遣返。

  對日抗戰末期,原盤據馬祖各島,受日寇指使的偽「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張逸舟部「招安反正」。而國民政府東南行政長官公署軍事委員會命令「偽軍」隊伍,前往大陸霞浦溪南就地整訓點編為「福建先遣軍」,並任令張逸舟為司令,黃玉樹為副司令兼支隊長,其他偽軍幹部也封了官。所有海島偽軍都已接受「軍統局」密封為先遣軍,唯獨在四礵列島北礵島上的偽「和平救國軍第三集團軍」的翁尚功部,因為沒有「軍統」門路而被冷落。
  抗戰勝利前一個月,偽軍翁尚功親自前往福州,透過中美站北茭組組長王盛傳(後為南海縱隊司令)密會軍統閩北站王調勳後,才跟軍統搭上線,王報請軍統局封翁為「北礵島先遣軍」司令,抗戰勝利後,翁尚功再以「南竿先遣軍」司令名義,將該偽軍接防南竿塘,成了由軍事委員會受命移防馬祖有番號的「南竿先遣軍」。
一、翁尚功的崛起
  翁尚功,福清縣高山人,幼時隨父在東京經商,並進入就讀日本學校。回國後,民國21年5月,旋即投考福建省防軍第二混成旅幹部學校第三期軍官隊,畢業後未分發部隊就去了日本,加入日本飛行學校訓練,回國後就到航空委員會報到。抗戰初期,在空軍部隊先後擔任分隊長、中隊長等職,卻不幸,在漢口空戰中受了傷,後來就脫離了空軍部隊。
  偽滿洲國成立初期,由於翁在防軍第二混成旅時的旅長蕭叔宣,參加了汪精衛偽政府擔任軍政部長,他赴南京投效蕭(師生關係)。由於翁在日本求學過,日語非常流利,於是就由蕭叔宣推薦翁投入敵偽,擔任「華南綏靖軍」司令,該集團軍原先盤據福清外海小麥嶼,與莊大志股合夥,翁自已認為所部人槍不多,力量單薄,不如歸併於張逸舟部。爾後,張以翁尚功為參謀長,莊大志為第二路司令,並與盤據閩浙邊境大嵛山的蔡功(原名蔡阿九,台灣人)同流,游蕩閩海,作威作福。
  未幾,翁帶著福清家鄉部分子弟兵,由廈門轉往汕頭,出發前將一艘「共存丸」汽船交由盤據湄洲一帶的張逸舟部副司令鄭德民使用,翁到汕頭後,又募得一批失意的政客、游民,從此他活躍在閩粵邊界的瀕臨南澳洋面,橫行海上,向往來船舶勒收「護航費」,收費後發給一面小旗,代替通行證,若有不從,就遷船擄人。抗戰期間,制海權落入日寇手中,翁尚功被收編為偽「和平救國軍」,但日寇不向偽和平救國軍提供糧餉和槍械,但准其自謀生計,從此,由原本明著執行「做餉」,變為日寇允許的「徵收」。
  國民政府倡導「抗戰救國」,而汪偽政權主張「和平救國」,都是一樣救國。而翁尚功與余阿楻、黃玉樹都屬於第一批下海加入日寇指使的偽軍,甘願受日寇陸軍特務部及「興亞院」的指揮,充當敵人的工具,日寇授翁「和平救國軍第三集團軍」司令的官銜,後來輾轉接防北礵列島一帶。
二、先遣軍軍部組織與運作
  對日抗戰結束,翁以「南竿先遣軍」番號,進駐南竿塘。他先後又收編了平潭縣的林蔭一部分部隊,同時派人到福清、福州等地招兵。前省防軍第二混成旅幹部學校軍官的一些隊友學員,邀約前往南竿塘司令部任職,像上尉隊附李堅,翁派李堅為司令部上校副官處處長。郭聰被委為司令部少校秘書,劉欽委為中校副官,梁萬枝委為少校副官,王孫瑛任參謀處上校處長。翁部編為三個團,以翁振建、周過、李堅分任團長,翁群瑞為副司令。
  翁部實際人數不過千餘人,武器也不齊全,司令部下成立了一個特務連,由毛奇任連長,一個砲連由施群任連長及一個通訊排,在南、北竿塘一帶是由翁振建部隊駐守,其他東引、白犬、西洋一帶,則由第二團的林彼得營駐守。民國三十五年二月由汕頭轉進後成立第三團,由翁君瑞負責;第四團由林蔭任團長,駐在福清、平潭一帶,人槍多少不得而知。
  南竿先遣軍當時係由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兼省主席劉建緒指揮,派來一位少將高級參謀陸劍剛,駐在南竿司令部整理督訓。陸到南竿塘司令部後,即召集司令部各處少校以上的官佐開會。參加會議的有參謀處上校處長王孫瑛、軍需處上校處長翁某、軍醫處處長王任元、中校副官劉欽和上校秘書葉菁。由陸劍剛主持會議,翁尚功並上台致詞,軍法處上校處長郭拯民(東北人)和翁尚功的弟弟翁振建(上校團長)、袁壽梓等列席,會議決定改組司令部的人事問題。
  陸劍剛在南竿成立了幹部訓練班,由翁尚功兼班主任,陸兼副主任,下分教育、訓育、總務三組,以袁壽梓任教育組上校組長,王孫瑛任上校訓育組長,軍法處上校處長調任總務組長。班下設兩隊,一為軍官隊,以中校副官劉欽調任隊長,抽調各團排連長前來受訓,訓期兩個月。一為軍士隊,派上尉參謀程逵為隊長,抽各部班長前來受訓。
  民國35年1月間,陸劍剛調回省城福州,劉建緒省主席並無再派員前來接替。翁部的裝備都是侵華日軍的剩餘武器。在南竿塘的部隊除有兩門步兵平射砲和兩架日式馬克心機關槍(汽壓的)外,別無重型武器。而南竿塘有一個前張逸舟部留下的日軍倉庫,軍用物資頗多,光軍毯軍服就有幾千套,其中好的已被不肖先遣軍弟兄盜賣,剩下的幾千包軍米(臺灣肥腿米)由軍需處掌握,無人敢問。
三、劫商旅 勒漁稅
  翁部在名義上雖已編為「先遣軍」,但官兵伙食薪餉仍由翁部自行籌發,翁不得不重操偽軍時期的舊業:「做餉」、「收稅」。當時在南竿島仍由上校秘書葉菁主持,進行公開的抽稅,因葉早在張逸舟時期,即在南竿塘為鄉長。翁部時期縣派南竿塘的鄉長:是林群(林是王孫瑛的女婿,兼任司令部少校參謀)。南竿塘各港漁民,出入須經檢查,漁民要徵收30%以上的稅款。北竿塘出產蝦米—大陸長樂縣梅花鎮一帶的商人,多來此地辦運蝦米到內地推銷牟利。這些商人須先到翁部軍需處辦手續後,方得提貨放行,翁尚功之弟翁振建駐在南竿塘至北竿塘的重要港口,嚴密搜查往來船隻。
  翁部第一團翁振建部按規收稅外,其他白犬島、東引島等處,都是擅自收稅,南竿塘設有海關,凡從閩江口出海前往溫州、上海等地所有貨物均須向海關報稅。而司令部軍需處有自用的幾艘民船,可載重三、四百擔(公斤),都是用以搶奪物資用的,翁尚功胞弟貼忠,長駐福州倉前山,掛了司令部軍需名義,販賣海島來的各項物資,發了橫財。翁部雖在南竿僅7個月,也犯了不小錯誤。
(一)、卸除沉船機器,販售獲利
  在日寇投降前一個月左右,翁部就到南竿塘了。時有一艘3200噸的日艦沉船,是數月前被美國飛機轟炸,半沉於馬祖澳港口,後來艦上部份鋼鐵,悉被翁尚功部拆除變賣。
  福建省府調查室主任王調勳派人前往馬祖,瞭解拆艦上各種機器和鋼鐵等運到福州發售情形,翁曾雇大批鐵工前往起卸,有時因分配不均還引起衝突,後因陸劍剛少將進駐本區後,才不敢公然拆卸,而改為偷運,以鐵器廢品販售。
(二)、北竿塘劫掠往來商旅,殺害無辜
  有一天晚上,翁振建部下發現一艘由上海經北竿塘海域開往廈門的大號民船便將此船扣留檢查,翁尚功從南竿塘星夜趕往北竿塘。該船上旅客都是商人,並雇有幾名警衛人員,當時曾開槍抵抗,雙方戰鬥半小時,翁振建親自指揮士兵登船,將船上十七名旅商當場處決,船上貨物全部搬運上岸,這批蘇廣布疋、五金雜貨之類,價值近百兩黃金。
(三)、白犬島搶掠商旅,海疆不靖
  白犬島是翁部第二團一個營戍守,營長林彼得部在白犬洋面劫船,搶走船上物資,因被搶商旅未遇害,後來到省保安司令部控告,省保安司令部飭翁尚功即日將林彼得逮捕到案。保安司令部並派隊進剿白犬島。翁尚功認為此案不能包庇,派人前往白犬島和林彼得協商,勸其將所劫物資報繳,但勸告無效,翁尚功決定由南、北竿塘派隊進剿白犬島。翁率三艘民船,船上有兩門平射砲、百餘名士兵,乘夜駛到白犬島,林彼得在島上迅令所部機關槍掃射,不讓翁船接近。翁用船上平射砲向岸上猛擊,終被翁尚功攻上島來,林彼德就擒,押往南竿塘,翌日解送大陸保安司令部審訊,過了兩天,林彼得即在福州台江碼頭被槍決示眾。
四、藉點驗之名,予以裁遣
  翁部先遣軍雖然屬第三戰區長官監督指揮,自成立以來,即無政府支持軍需物資,官兵薪餉無著,當時軍統閩北站王調勳不斷派員前來,請翁赴省。王保證帶翁晉見省主席劉建緒,報告翁部情況。翁前往會見省主席,雙方晤談後,決定組織一個「點驗組」前赴南竿塘點驗。他派保安司令部參謀處少將處長楊大猷為組長,帶兩名上校科長、兩名中校處員、一名團長前去南竿塘。
  翁尚功得知點驗組來到海島,乃召集各島士兵、官佐齊集南竿塘。但翁部多烏合之眾,此時有的官佐不敢前來,有的將槍械匿存後徒手而來。點驗組到南竿塘等了兩天,翁部才集齊九百餘人(其中有翁君瑞帶來的汕頭士兵三百餘名)。各種武器也不全,省府決定令翁將所有部隊開赴大陸連江浦口集中待命,並把翁尚功調任省政府參議,翁君瑞為保安司令部中校附員,翁部其他官佐一律裁遣。
  翁尚功深知在參加敵偽期間,幹了太多作奸犯科殘害人民的事情,隊伍如開到大陸連江,兵權一放,他的生命就無保障。他令翁君瑞一人負責將部隊帶到大陸連江浦口,他曾向福州方面要求發給部隊往大陸連江的「開撥」經費,又託人婉說,始批給80萬元,然後設宴餞別,他自己帶了幾個人,暗夜乘船前往東引,再潛往臺灣(聽說後來在臺灣台中地區,被陳儀逮捕)。翁走後,南竿塘翁的舊部相繼逃亡,翁君瑞過數天將部隊帶來連江浦口只有300餘人。
  民國35年3月,國共內戰開始,南竿先遣軍截撤,縮編為省保安司令部第一大隊,下轄四個中隊,交由保安司令部派去的大隊長葉祖河接收,武器方面,按照當時點驗冊內數字點交,部隊被全部裁編,一些老弱殘部人員遣散回籍,南竿先遣軍在馬祖前後不過7個月也就人去鳥散了。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admin 
站長 

admin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3-12-12
發表文章 : 36930
掌聲鼓勵 : 33990

發表時間 : 2013-10-02
FORM: Logged


adm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dmin admin的個人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tsu.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經搜尋,廈門文獻資料庫中,民國36年9月15日星光日報刊載,翁尚功被判處死刑。



再搜尋國家檔案管理局,翁尚功的確在台灣以「漢奸罪」被捕送審,高等法院的判決已在民國38年建檔,因此需向國家檔案局申請紙本或電子檔,才能確認結果。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站長Line ID:0932354724  ~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3536 
初階會員 


註冊 : 2011-08-21
發表文章 : 21
掌聲鼓勵 : 56

發表時間 : 2013-10-02
FORM: Logged


3536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3536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南竿先遣軍無政府提供薪糧,實因當時政府本身受降、淪陷區復員忙的不可開交,又要和共產黨開打,簡直是自不量力,加上財政崩潰,國家赤字龐大,物價飛漲,官員腐敗,尤其幣制改革,法幣換金圓券,金圓券換黃金,種下國府受中產階級唾棄,造成跨台,退守台灣的主因。
海島居民原本可一吐被偽軍欺凌的怨氣,期望國軍揮動著青天白日的小旗來防守,卻撲了個空,換湯不換藥,讓馬祖居民多忍受了半年的苦難,我們當珍惜現在啊!看政局的混亂悲啊!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