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靄  溫度:10℃ AQI:104  風向:北 風力:4級 南竿雲高:500呎 能見度:2200公尺 北竿雲高:800呎 能見度:3000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82
掌聲鼓勵 : 1221

發表時間 : 2021-05-25 16:19:46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再談F-131登陸艇投誠事件 --閱讀人次 : 2007

這是55年前,發生在馬祖的一件往事……

  中共一艘F-131運輸艇,吳氏三兄弟起義來歸。他們是中共眼中的叛徒,卻成了我方號召歸來的「義士」。到底是唾棄共黨統治,還是為領投誠獎金,成了幾十年來馬祖居民茶餘飯後的話題。



閩海喋血為那樁

  民國55年1月8日夜,閩江口很不平靜,一艘屬福建省福安軍分區霞浦邊防閩北船運隊二中隊的小艇F-131,執行運輸任務,艇上有10名艇員,分別是艇長甘久郎、信號班長魏獻美、張正慶、許忠義、陳振新、施林嶽、楊保以及領航員吳文獻(19歲)、輪機長吳珍加(20歲)、機槍手吳春富(21歲),後三者都是福建莆田土頭公社大隊人,同宗同姓同鄉,又同時參軍,當然情誼也深厚。其中只有吳文獻是初中畢業,其餘多小學或漁民工。
  吳文獻在航行期間常收聼馬祖廣播電台的心戰喊話,尤其對國府號召投誠的「六大自由、三項保證」及駕艇投誠獎賞的黃金吸引了他,他也收藏了一份我方號召起義的宣傳單,在多月前就計畫劫艇奔來馬祖。


  那晚,漆黑的閩江口外槍響,如何奪艇,都成了過去式。
  那晚,南竿圓臺山的雷達站發現了海上目標,繼續監視著,馬防部通知防砲陣地備戰。直到次日淩晨2時,目標接近我方警戒線,馬防部海偵三組派海軍一艘護衛艦及船舶連LCM小艇兩艘,還有蛙人膠舟緩緩前行,艦艇的偵搜員用望遠鏡清晰看見對方掛起白被套,判斷是來投誠的。
  再靠近看到有人在揮手,旁邊有塊黑板在微弱燈光投射下清晰寫著:「起義投誠,望君接應」8個大字。
  我方人艇靠近後,有三人放下槍枝,高舉雙手以投降姿勢走了過來,我海軍官兵也上前緊握其冰冷的手,並發現艇上有打鬥痕跡及數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淩晨(9日)三時許,來歸的登陸艇在我艦艇引領下駛進了南竿島馬祖港。
  這是那年開春以來第一個震驚國內外的消息,也是兩岸對峙以來,在金馬地區首艘對岸海軍小艇來歸,為那年寒冬馬祖帶來無比興奮。
  上岸後,吳氏三義士被馬防部政戰單位接到「復興山莊招待所」,簡單審詢,知道當時他們有4艘50噸LCM型登陸艇,從馬尾港運輸一批物資到閩東北的寧德,他們於接近四目嶼、七星礁靠近馬祖列島海域,要實施燈火管制,各艇皆熄燈夜行,此時F-131艇機槍手吳春富首先發難,向正駕駛甘久郎開槍,再用衝鋒槍向艙內正在酣睡毫無防備的6人掃射,同艇10人,衝突中殺害了5人,另2人可能也在槍戰中傷亡或逃海不知去向,做完筆錄後,再送往「大陸義胞接待站」安頓休息。


  次晨,相關單位上艇採證拍照後,迅速將5位亡者遺體在山區覓地掩埋,沒有立碑,再對小艇進行消毒沖洗。
  來歸的登陸艇上有54式高射機槍、衝鋒槍、手槍、信號槍、子彈、手榴彈、軍用海圖、軍用被服、米糧及柴油。
  投誠消息傳開,南竿島上的軍民一大早都趕來馬港看熱鬧,圍觀人潮越來越多,馬防部恐對岸報復砲擊,馬祖港指部廣播疏離人群,並透過電訊電報,消息也傳遍台灣省各地,國防部著手接機事宜。

歸去來兮兩茫茫

  因逢假日,台灣各軍機場機組人員正輪休中,待命的是一架C-47運輸機,因是週末星期假日,機組人員多人不在機場,臨時調度替補機組人員進行飛行任務,上午8時37分飛往馬祖北竿簡易機場,這班飛機因機組人員臨時拼湊起飛,機組人員彼此間不熟悉,沒有搭配飛行經驗,默契不足,飛機在強勁的東北風下著陸時,側輪胎爆胎,機翼尖擦地,幸好刹住,沒滑入海裡,但該機無法再飛行了。



  馬防部把事情電訊給了臺北的國防部,國防部再派一架PBY-5A水上飛機,載著維修C-47運輸機器材及維修人員,也帶來幾位中央社記者,來搶先報導新聞消息。
  停在北竿的C-47機一時無法修復,而PBY-5A機只能搭8人,會有馬防部陪同安全人員搭不上,最後國防部再令嘉義空軍4聯隊「海鷗救護機中隊」支援,派出一架可搭乘22人的5A-16型信天翁水陸兩用機,執行接送任務。
  該機機長陳秉銳少校、副駕駛廖運棪上尉、領航官楊文正上尉、通信官唐隆官上尉、機械師高正士官長、隨機醫護員文濟時上士,合計6員。









  該機於中午12時15分降落馬港外海,同時間位在南竿四維村的義胞接待站工作人員為三義士換上新裝,剪頭髮疏理一番,靜候登機回台接受各界歡迎,登機前女青年工作隊員為他們獻花,配戴「駕艇起義英雄」紅底白字綵帶。
  台馬間的電波訊息失去了警覺,殊不知對岸正虎視耽耽,冷靜地進行著模擬擊機行動,馬祖的一舉一動都在對岸雷達和觀測所的監控中,福州空軍指揮部成員在福州義序機場待命,一級備戰。
  立刻由航空兵第24師分隊派出兩架殲5型戰鬥機應戰,另兩架殲6戰鬥機協作掩護。
  閩海上空我運輸機正朝著台灣方向飛行著,中共殲5機副大隊長李純光(座機編號2579)與另一副中隊長胡英法首波迎擊,他們發現了我方飛機,另兩架殲6機分別由副中隊長沈學禮和楊才興掩護,藉機引開了我方護航機。我水上救護機沿白犬洋面低速飛行,中共殲5胡英法機發動攻擊,首次開火沒打中我機,俟再次開火,擊中我運輸機尾部,中共另一架殲5機,由李純光機長抓住機會三度開火,我運輸機就栽進海裡,造成機上3位投誠者、馬祖黨政軍官護送人員8人及機組人員6人,合計17人全數罹難。


  從閩海面喋血到信天翁水上運輸機被擊沉,短短16小時,兩岸葬身閩海者多達24具冤魂。
  國防部事先保密措施及護航,沒周詳做好,致人機全毀,出事後海空軍亂成一團,曾派出30多架次F型戰機和海軍多艘艦艇前往出事海域搜救,皆無所獲。
  那年1月10日對岸《人民日報》有這樣一則報導:華東地區上空,擊落一架美製蔣機,機上無一人生還。
  吳氏三兄弟投誠成功,卻因專機接送枉死閩海,按照當年起義給獎金,得賞黃金600兩,那時代只說等反攻大陸獎金發交家屬。
  20多年過去後,台灣廢除解嚴,兩岸融冰,政府開放探親,旅遊,往來密切了,當年義士的家屬請求我政府發回黃金獎金,給政府出了難題。




  據當時總政治部依規定追贈這三義士為海軍少尉,頒給獎金各120兩,曾據當時三人口供,在格鬥中罹難者吳正慶、許忠義、楊保、施林狐也是起義反正人士,也給予追認海軍上士,給獎金各60兩。
  這些獎金沒頒成,但當日協助處理本案有功單位卻分配領到有功獎金,諸如:馬防部政戰部、作戰室、海連組、協調中心、第一哨所、海偵三組、船舶連、廣播電台、俘訊小組、201觀測所、憲兵隊.....至於護送殉職的同行軍政憲兵官員、機組人員和三義士最後還是入祀忠烈祠。
  對岸則也將同艇的七位罹難官兵,以為國犧牲的烈士設衣冠塚,立碑致敬。
  這是閩海發生的唯一一次雙方皆輸的事件,時空改變後,「義士」一詞成了過去式,那是宣傳政治洗腦的語句,獎金是誘降的「餌」。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