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7℃ AQI:28  風向:北 風力:1級 南竿雲高:22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8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82
掌聲鼓勵 : 1221

發表時間 : 2021-07-06 21:34:44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童年往事~憶大坪分班四年級 --閱讀人次 : 933

  記憶深處始終有忘不了的童年往事,懵懂的年齡,成長在戰地艱困年代,求學歷經艱辛磨練,一步一腳印的走過來,那是一段回不去的童年歲月,沒有相機可以記錄的時光,但點滴都烙印在腦海深處。這是戰地孩子坎坷成長的心路歷程,也是現在孩子們最極缺的元素。

一、學年課程 複式學習
  我十歲時就讀馬祖東莒島大坪分班四年級,大坪分班當時有兩間鋁皮教室,一二及三四年級的孩童分別各占一間,每年級不過十來個學生。有兩位老師和一位主任,每一個老師負責教兩個班級。
  中年級老師先上三年級的課,在座的四年級學生則各自在寫作業,寫完的就在旁聽老師教三年級課程,低年級亦同。
  每學年的課在教室裡都聽兩遍,這叫「重復學習,增強記憶」,謙卑的說法叫「留級」,重讀一遍,這也讓我打好初級教育的基礎,啟蒙教育對我們來說很紮實。

二、兼習賣菜 貼補家用
  當年馬祖地區屬戰地前線,軍情緊張,配合部隊作息,軍人早上伙食採賣時間都訂在每日晨五時至七時,七點後他們得回陣地備戰。
  當時十歲的我是學生也兼菜販。那個自給自足的社會,漁家除靠海維生,平常家家也都種些菜,養些家禽家畜。傍晚媽媽把割好的韮菜一把把捆綁好,淩晨四時多,天尚未亮,媽媽就叫我起床去賣菜,我揉揉惺忪的雙眼,背上書包,雙手捧著裝有韮菜的臉盆,跟著村落裡賣菜的婦女一起上市場,她們挑著魚和菜,頂著冬天寒風,手上打著手電筒,大夥由大埔馬路朝大坪菜市場前行。
  中途要越過兩座小山丘,路邊有部隊陣地,陣地內豢養著軍狼犬,碉堡外有鐵絲網圍繞著。我們一群人走到近碉堡陣地百公尺時,狼犬狂吠,陣地衛兵隨即扣著槍枝板機,哢哢準備開槍動作,並大聲麼喝「口令」。我們是一群「死」老百姓,那知今天口令是什麼?大家嚷著「老百姓」。衛兵也知道這時會有大埔菜販經過,就給我們放行。
  大坪村的菜市場座落在大街旁,其頂部是用鋁皮蓋著以防風防雨,攤位販魚和販菜分開,當時是用有秤錘的圓桿秤計重量,我選在一個暗角落販賣韮菜。採買的軍人來自島的四方陣地,有東指部、防砲營、榴砲營、步兵營、戰車排、工兵營、後勤補給站、汽車保養場、港口班、憲兵隊、衛生排....,負責採買的阿兵哥手持手電筒,照著各類蔬菜魚肉選購,豬肉攤則是一枝獨秀,豬肝是當時的奢侈品。
  上午7點後收市,我就將沒賣完剩下的韮菜和臉盆,就寄放在大坪阿姨家,然後去上學,等中午放學再去拿,端回大埔家,吃完午飯後再成群結隊到大坪分班續上下午的課程。

三、兒童佳節 自求樂趣
  對很多成年人來說,兒童節已是多年前的回憶了,然而無論你是否想起,那段時光確實真真切切存在著。記憶中,那年代的教師都是大陸退守的軍職轉任的,他們多帶著家鄉的口音。我們的兒童節基本是這樣度過的,為了兒童節當天要表演節目,分班主任就教我們班上一位很會唱歌的男同學唱:《家在山的那一邊》,歌詞內容有一段:「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那兒有茂密的森林,那兒有無邊的草原……」,另一班三年級一男一女飾演京劇「蘇三起解」。
  兒童節當天,我們在大坪分班集合,主任帶隊走了很遠的路,來到福正村本校(東犬國校在今東莒燈塔下方),全體學生站在操埸中參加兒童節慶祝大會,由校長致詞,表揚模範兒童,接下來就是各年級同學表演,然後解散放兒童節假。
  解散後本校生福正村的兒童先返家,而我們分班生還要帶回大坪分班後,大坪村的學生再解散回家,我們住大埔聚落一群,還得再爬兩座小山丘才能回到家裡。途中我們幾個小男生抄小路徑沿海邊走,雖然日正當午,沒有人會喊口渴喊累,走著走著大家居然商議偷偷溜到海邊去游泳!躲過衛兵崗哨,爬過鐵絲網,那一頭佈滿了地雷,幼稚年代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大夥拉開鐵絲網,鑽過去,然後齊喊地雷地雷,大家細心跳過雷區後,直衝向海邊跳入海水游泳,而今想來,真是毛骨悚然,這就是童年最值得回憶的兒童佳節了。

四、幼稚之齡 情訂終身
  小學時的我,仍處於懵懵懂懂年紀時,有一天,家中辦喜事,要我跟老師請假一天,我就跑去大坪分班跟老師請假,老師問為何請假?我說家裡要「殺豬」,殺豬卻變成請假理由。
  只見一早家人忙著備齊多串五花豬肉,綁幾隻雞、禮餅、紅包袋送到大坪阿姨家,原來今天家人要幫我訂親了,這玩意我不懂,我的未婚妻竟是同教室上課三年級唱「蘇山起解」的那位女生,那童真年代也不知道什麼叫訂婚,課間活動我們都還牽手跳課間舞,下課我們會用一根粉筆頭在地上簡單劃幾下,大家輪流「跳房子」;有時候用小石頭玩下棋,那年代不懂害羞也不知「談情說愛」。
  如今回首看那青蔥歲月,可能是為人父母深怕孩子長大後找不到對象,趕緊提早幫我訂婚(越早訂婚聘金越少),再者家中打的魚沒有小姐挑去賣,很難吸引阿兵哥顧客的。當年島上來了很多阿兵哥駐軍,小姐們多被軍人取上綽號,逢休假日,軍人多留連在有小姐看顧的店,有的小姐都被他們甜言蜜語給追跑了,後來遠嫁台灣。
  另外值得一提是,老媽顧著弟妹再挑魚販賣,是很辛苦的,或許是那年代根本買不到衣服,破舊衣服兄弟輪流穿,磨破了再補釘,吃三餐有一餐沒一餐,飲料是沒有的,也沒背水壺之類上學,也不會覺得口渴,偶而中午來不及用餐,回家到廚房拿一根煮好的地瓜,邊吃邊跑趕去上下午課,童年就是這麼知足可愛的過著。

五、封港軍演 彈落家園
  有一天中午,我從學校回來大埔家,家人都不在,看到家門口躺著一個用布蓋著全身的人,我意識到屋子周邊落過砲彈。
  走進家中發現儲水的水缸破了,豬舍的母豬死了,小豬哇哇叫著,我找不到家人,也沒吃到午餐,趕緊回大坪學校讀下午課。直到傍晚放學回家,看到老爸跟鄰居擡著母豬朝大埔小徑找地方掩埋,也知道中午家人是帶著受傷鄰居,到大坪附近軍醫所就醫敷藥,家門口被砲彈打死的是一位軍中理髪師。
  原來那天是封鎖大埔港軍事演習,山上的砲陣地是多是針對來襲的飛機和艦艇作防禦,一旦對岸共軍攻進港口,唯有榴砲部隊的迫撃砲,先向高空射撃再由拋物線垂直落下,才能打到港口來犯敵軍。當天演習,砲擊計算錯誤,結果失誤打到村落了,那位軍人理髮師,萬萬沒想到卻被自己同袍砲擊斃命,那年代死傷活該,是沒有任何補償的。
  童年,是一種年齡,一種心境,逝者不可追,所有過程皆是風景。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0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