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短暫雨 溫度:10℃ AQI:29  風向:北東 風力:4級 南竿雲高:500 能見度:3600 北竿雲高:600 能見度:5000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5-04-01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方言講古(二十) 狗子 --閱讀人次 : 1724

 馬祖鄉親形容好色之徒(也許只是口頭上佔女性便宜,或說話態度輕浮)、調皮慧黠(也許只是惹人厭的愛耍弄小聰明),每每以ㄍㄝㄨˊ ㄩ+ (kɛuˊ ʒy33)稱之,【註1】這個語音漢字應寫成「狗子」。(拼音以國際音標為準。下同。)它是很難用國語做翻譯的方言語詞,不僅如此,連國語注音符號都很難做精確的標示,好在它是普通語詞,鄉親但視字形即可輕鬆唸出。

 念高中時,我家有一台陽春型的電唱機,家父買了許多福州戲曲的黑膠唱片,封套上偶見角色介紹,「狗子」是丑角之一。大學時代唸了《詩經》,被<狡童>、<碩鼠>諸篇影響,總覺得這個詞彙應該寫成「狡鼠」。後來陪家母看福州戲光碟片時,發現這個腳色仍然被寫成「狗子」。從此我改變既有的想法,就捨「狡鼠」而就「狗子」了。

 從鄉親口語習慣可知,這個詞彙不一定都用在厲聲斥責時,它也可以用於調侃,所以,它不一定指稱真正的色狼。它給人帶來的殺傷力,得視當時的情境、語境或雙方的交情而定。大部分鄉親會以國語的「登徒子」來解釋它。但是我仍覺得不夠到位。「登徒子」的典故是來自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賦>,從這篇文章來看,登徒先生(登徒是複姓,子是男子的美稱)並不好色,結果他硬被說成「好色之徒」。既然這個名詞的意義已改變,那就順此通俗之義,尋找古代適合的人來對號入座了。

 頭號人物應該是漢朝的司馬相如。他被後人形容為「文人無行(ㄒㄧㄥˋ)」的代表。他的文才沒話講,漢賦因為他而偉大。但是人品實在難以恭維。話說四川有一富豪名叫卓王孫,他的女兒卓文君頗有姿色,十七歲守寡在家,司馬相如趁作客之便,利用琴聲挑逗她、勾引她,最後帶她私奔回老家。卓王孫一氣之下不但不承認這門婚事,而且斷絕父女關係。家徒四壁的司馬相如,窮得只剩下老婆,夫妻商量,準備回岳家要資源。岳父一口回絕,結果這一對夫妻耍賴,就在岳家附近經營酒店賣酒當老闆,故意給他岳父難堪。司馬相如穿著工作服掌櫃兼掌爐,太太當跑堂,因為兩人知名度高,所以生意特好,酒店所在地成了觀光景點。卓王孫當然知道他們故意「敗壞門風」的目的是變相的敲詐,到最後只好花錢請他們走路,結束了家庭鬧劇。

 第二個出場的人是竹林七賢之一的劉伶。此人嗜酒如命,生性放達,每喝必醉。酒醉之後有時會脫掉上衣和褲子在家裡放風,他應該是今天遛鳥俠的祖師爺。因此,常常被來訪的人譏笑。某一次他又喝醉,恰好有賓客來到,看到此情此景難免又要對俠客說教一番。劉伶卻反唇相譏,他說:「我以天地為屋宇,房子為衣褲,你為何跑到我的褲子裡面來,」言語一絕,讓人哭笑不得。此事記載於《世說新語•任誕篇》。

 <任誕篇>又有一個故事是說:阮籍的鄰居是開酒坊的,老闆娘頗具姿色,阮籍經常跑去「血拼」,喝醉了就睡在她身旁。我猜想,老闆娘一定在賣酒時和客人哈拉,這是經營手法之一。為了營造氣氛讓酒客賓至如歸,自己難免「撩落去」。她的酒量如何,書上沒說,或許因阮籍文名高,老闆娘甘願為他而醉。酒逢對手千杯少,酒戰幾回合,她醉了,如果沒醉,怎麼會允許別的男人睡在自己旁邊。她的丈夫也懷疑自己綠巾罩頂,暗中查訪跟監,就是沒發現違規的事證,所以,最後也只好不了了之。

 宋朝的國力不強,但文化極為昌盛。由於社會繁榮,歌臺舞榭到處可見,所以「狗子們」特多。詞人柳永,功在詞體長調的完成。他一生有大半的時間和妓女鬼混,死的時候淒涼無比,最後由幾個妓女出資把他給埋了。

 宋徽宗是藝術家皇帝,他和詞人周邦彥同時愛上一個青樓女子李師師。某日,周邦彥在李師師房間,忽然外面喊著:皇上駕到。情急之下的周邦彥只好躲到李師師的床鋪底下。後果是:周邦彥被其他事件羅織入罪,並罰充軍(此事王國維認為不可信,但野史好聽,以至於千古流傳,信以為真的人也不少)。宋徽宗的下場也不好過,「狗子」治國,生民遭殃,最後金兵南下,他被抓到北方當俘虜了。

 翻開中國歷史,狗子角色史不絕書【註2】。只是人有「好其所好,非其所非」的選擇性認知,某些頗具爭議的行為,會被他優良的事功所遮掩。瑕不掩瑜,我們也不要太計較了。再度提醒:「狗子」雖然不是嚴厲的責備用語,可是,一旦被他人指稱,內心總是會不自在。除非交情夠好,否則能不用就避免使用,以免引起紛爭。


【後記】
 有一次楊前縣長出席鄉親婚宴時,順著某人的話題和我討論這個詞彙,他認為「狗子」應是「雞狗鼠」三字速讀連音的結果。純粹就音理來看,此說可通。此說也可間接理解閩東方言的音變奧妙。根據從前經驗,每次和楊前縣長聊到相關的話題時,在思慮上都會有很好的觸發。福州方言的詞彙,第一個字的聲調受下字聲調的牽制,最後一個字的聲調永遠不會改變。但下字的聲母會因上字的韻尾而改變。兩字詞和三字詞,它們的聲調變化各不相同。所以,閩東方言的音變條件是非常複雜的,它常常令學習者感到畏懼。「雞、狗、鼠」三個字的個別獨立讀音當然是:ㄍㄧㄝ、ㄍㄝㄨ33、ㄘㄩ33。我們不必用高深的語言學理論即可知曉:字有字調、詞有詞調、句有句調。這還只是就聲調來說,閩東方言不僅有七調(參見新縣志《語言志》p.188),構詞時聲、韻、調是連動的,是互相制約的,因為如此使它的難度增加了。容我先講一個道理,「字典」和「詞典」扮演的角色不同,「字典」只要標注出它的本音本調,再交代字義即可。「詞典」就得視組合的字群結構標註出它的變音與變調,尤其是面對一個句子時,此刻要從「讀字的音」提升到「說話情境」的層次。句調、語調的功能就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來。前一陣子我在〈馬資網〉張貼「秦始皇無道寵妲己」的俗諺語,承蒙鄉親的指教,認為「秦始皇」應以本音本調注之,這個見解我不敢說有錯,但是的確有商榷的空間。因為俗諺語是一句一句的話語,我是在「說話」而不是在說「字」。如果能夠每一個字都注本音本調,很好!但是到了有語言環境的句子之中,還是要根據音變的事實加以標注,否則,無法體會出詞彙的婉轉圓潤和話語的抑揚頓挫之美。

 現在回到討論主題,「雞狗鼠」既然是一個詞彙,請大家注意它的變音與變調。根據閩東方言的音變規律,第二字的聲母若屬ㄍ、ㄎ、ㄏ的話,就會因前一字的韻母而變成零聲母。所以,ㄍㄧㄝ ㄍㄝㄨ33 先變成ㄍㄧㄝ ㄝㄨ33,然後兩個ㄝ重疊後就是ㄍㄧㄝㄨ33。末字的ㄘㄩ33,聲母又受前面的ㄨ韻尾影響,而變成濁音的ʒ。ㄗ、ㄘ的變化是相同的。這三個字的原始聲調是:陰平+上聲+上聲,但前兩字合音成一個音節以後,實際的讀音變成:半陽去+上聲。大家可以找兩個國語都是第三聲的字,如:總統、買米、我姊、典禮、酒膽、…等,然後用馬祖話去念,你會發現這五組詞彙的聲調和「狗子、狗鼠」是一樣的。經過上述的分析,這個語音寫成「雞狗鼠」的字形似乎也可以,但是我個人並不認同。因為,正常的狀況,人們只要看到三個字就一定唸三個音節。我們無法保證或強迫用字人要快速連讀。所以,還是寫成「狗子」較妥當。至於ㄝㄨ、ㄧㄝㄨ的音節大家會覺得奇怪,那是因為國語無此結構的音節,所以會感到礙眼,若翻查馬祖母語課本《福州語》附錄的〈標音方式說明〉項目第15、17,則一切問題都清楚明白了。相關話題我在新縣志《語言志》中都有談到,書已出版,茲不再做贅述。


【註解】:
 1.「狗子」之詞,兩本《福州方言詞典》都有收載,本詞彙的標音即參考此。(參見李如龍等人編的《詞典》p.105以及馮愛珍的《詞典》p.185。)本詞彙也曾經和老友昇華老師做深入的討論,記此以示不掠人之美也。

 「子」的本音為陰上調的ㄗㄩ+(tsy33),因為受前字的韻尾影響,聲母ㄗ(ts)會變成舌尖面的濁擦音,此時就要讀ʒy。<馬拚>以ㄖ代用(因為馬祖方言無ㄖ的音,所以並不衝突),國際音標有人用j,也有人用ʒ,馬祖母語教材《福州語》就是用ʒ。為數不少的鄉親,甚至不唸音變後的聲母,直接念零聲母的ㄩ(y)。

 2.「角色」也可以寫成「腳色」。讀音是ㄍㄩㄛˋㄌㄞㄏˊ(kyoˋlaihˊ)。兩字都是入聲字。前者因為音變而讀成舒尾韻,後者韻尾的ㄏ不發音,他在此有堵塞作用,是扮演煞車的功能,如果沒有ㄏ,尾音就能無限延長,也就是說,一口氣有多長就能發多長的音,如國語過來的「來」(ㄌㄞˊ),它的尾音很長。但是唸音變後的「色」字時,尾音要立刻收住,這就是入聲字的特色。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游桂香 
資深會員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5-10-02
發表文章 : 88
掌聲鼓勵 : 420

發表時間 : 2015-04-02
FORM: Logged


游桂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游桂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狗子」一詞確實和動物有関,但不和這麼多動物有関︰雞、鼠、犰狳,它只和狗有關,都見過狗們當街追逐交配吧,就是取其放浪形骸、無所顧忌之義。雞雖也公開交配,但你不會印象深刻,你更看不到鼠的交配了(除了在實驗室),至於犰狳,它出現在福州人面前時,福州人還不一定知道它是犰狳哩,何況把它和好色放浪聯想到一塊兒。
「子」可發「ㄐㄩ」也可發「ㄑㄩ」音,後者用在強調語氣時。我年少時聽鄉親吵架,互罵「婊子仔」,發現這個「子」有不同的發音。後來迷上福州戲,又在福州聽了許多平話,有些比較鄉俚的劇其對白會有這些詞出現的,聽多看多之後就知道這發音不同的関係在哪裡。其實,說到方言和方言字時,戲劇是最好的參考了,早年福州劇劇本寫作者可都是很有學問的。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游桂香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