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 北竿雲高: 能見度: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5-12-23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祖謎語分享 --閱讀人次 : 1731

小時候聽過一則謎語,謎面四句,打一個海產名稱。其內容如下:



說明:
A.謎底是「海蜇皮」。

B.上圖括號內的文字是國語語意。少部分的方言標音超出國語注音條例,請以國際音標為準。謎語注音是注語音而不是注字音。說明文中,有一些文字若電腦所無,將以兩字合併組成,同時加()符號表示之。


圖2

C.第一句話中的 (昔斤),字義為「切斷」,它的方言讀音和馬祖話的「雪」接近其動作如圖2。它是入聲字,唸的時候尾音要立刻收住,不能夠延長。所以,國際音標有收k的符號(本來漢字的注音最後有ㄎ)。這個漢字馮愛珍的《福州方言字典》寫成「削」,不妥。梁玉璋等人的《福州方言字典》做「斫」,字義可通但讀音有些距離。《集韻》有收「士略切,斬也、斷也」的(昔斤),其音義全通。為了讓大家更了解字義,我特別拍了三張照片給鄉親朋友做參考。圖3是鍘,等於國語的「剁」,方言說ㄐㄧㄚㄎ(tsiak),和馬祖話的「雜」同音,而福州人是說ㄗㄚㄎ。它也是入聲字,ㄎ不發音,只是告訴我們尾音要立刻堵住而已。照片不同於錄影,因為照片看不到連續動作,所以,大家會誤以為圖2、圖3的動作是一致的。但是從被切物來觀察,帶骨的雞肉只能用剁的方式切塊,此刻用刀使力,必須高高舉起,重重的垂直斬下,故用「鍘」是合理的。圖4的動作是劈,刀子或斧頭成斜狀砍著。切香腸、切海蜇皮等軟體物質的動作,馬祖話既不能用「鍘」,更不能用「劈」,所以,用「(昔斤)」最符合情境了。


圖3(左)、圖4(右)

D.「復著」是福州方言常用的語氣詞,這是方言語法的問題。「復」的甲骨文象腳踩鼓風爐的樣子,鼓風爐必須不斷的踩才能發揮效果,故字的意思引申出「又」、「再」、「不停」、「連續」等意義。「著」的意思是「明」、「附屬」,字義引申有「存在」、「出現」等。方言「復著」的語意同國語的 「又要」、「一定要」,表示斬釘截鐵的判斷,是帶有命令式的口氣。

E.「幼」的方言注音我用ㄧㄝㄨˇ(ieuˇ),也有學者用ㄧㄨˇ(iuˇ)。國語無此音節,但中國南方方言,如閩東、閩南、客家等方言都有它。我個人認為用ㄧㄡˇ不夠到位,二者差異就在細微之處。前者的聲音在口腔前面發出,而後者則偏在口腔的中後區。福州方言的主要元音會隨字的聲調而產生變化,因此它的韻母有窄韻、寬韻的區分,這也是國語沒有的現象。相關問題可參閱馬祖母語教材《福州語》附錄〈標音方式說明•韻母〉第17條。不僅如此,一個方言的「著」字音,卻因為連接的語彙結構不同而產生不同的聲調(請注意!此字在1.2.3.句中是同調,但第4句的聲調和它們不同)。其變化多¬而雜,是令人咋舌的。所以,福州方言被視為中國境內最難學的漢語方言,是有原因的。

F.「浸」、「搵」、「鹹」的韻母在此要做個簡單的說明。三字的韻尾用「ㄥ」,這是權宜的辦法。國語的ㄥ是聲隨韻母(也叫做附聲韻),它的結構是ㄜ+兀,福州方言只剩下最後的音素「兀」。若要精確的標音,「浸」應該是ㄗㄟ兀ˇ(tsengˇ),「搵」應該是ㄡ兀ˇ(oungˇ),「鹹」應該是ㄍㄟ兀ˋ(kengˋ)。有興趣的朋友可參閱馬祖母語教材《福州語》6上p.30的 (日行) 、p.36的「層」和p.45的「懸」三字的方言注音,很容易就能舉一反三了。

G.「口味淡」的馬祖話說ㄐㄧㄤ+,和馬祖話的「井」同音,這也是國語所沒有的聲調。馬祖話的「米、水、火、你、雨、海、我、舉、起、死、尾……等」都是和它同聲調,這些字音大部分和國語的第三聲同一個來源,但也有一些國語第三聲的字是從中古入聲變來的,那這些字的變化又另當別論了。


圖5

H.(虫宅) 的方言讀音為ㄊㄚˇ,和馬祖話的「抽屜」同音(單音節)。它是傳統的庶民食物,早期鄉親以它沾蝦油來吃,高檔的吃法是沾酒糟燉豬小腸的湯汁(圖5)。圖中的海蜇皮是買自台北市某市場,切的絲寬窄如一,想必是由機器代勞,因為切得太寬,就和謎語第1條的命題矛盾了。而且少了水母的頭和腳,吃起來脆度不夠,口感不足。想當年家母在世時,無論是切海蜇皮、切魚麵或裁紙剪花,都能見其細緻的手工。現在餐廳加胡蘿蔔、大頭菜、辣椒等做涼拌料理,那是國軍來到以後的吃法。

I.看到網友張貼 (虫宅) 的文章,就聯想到一些童年往事,今天就以此謎語來和大家分享。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