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45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5-12-27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悠悠歲月 逝者如斯(十一) 初到「敬恆」(下) --閱讀人次 : 1948

  來敬恆報到的前一天下午,回牛角老家向父母親辭行。媽媽為我準備一小紙箱的日用品,其中還有一打鐵線衣架。我心正納悶,這種稀鬆平常之物何勞飄洋過海。「莒光海產豐富,但民生物資不是頂方便的。」這是父母親在福澳開過批發商行所得到的結論。父母好意不便違逆,只好帶著雜物到馬中過夜,待第二天搭船上路。詳情已見前說。

  到莒光後才知道此地還未全日供電。學校的電力來自於自備的發電機,每日供電3小時,時間是晚上6點到9點。其他時段,即使天地昏暗也只能點蠟燭。所以,早期學生的工藝課作品,多半是用空鐵罐子做燭檯。第二學期,馬電在此開始全日供電,社會民生進步可謂一日千里。早在中學時代,就曾聽莒光來的同學說家鄉之迷你,當時的我,對地域大小只是籠統的概念而已。初到日的中午,前往田澳接受老同學的接風,記得從學校走到田澳,耗時半個鐘頭左右,感覺比牛角到山隴還遠一些。個把月後舉行校外教學(野炊),國中部的學生個個興奮莫名。大清早整隊出發,隊伍經過田澳港、下田澳,順著大馬路到菜浦澳,沿山坡再到西莒後山。遠處南竿島盡收眼底,海中大陸漁船也清晰可見。不多時,一個轉折,經過幹訓班,往下眺望,有一個建築物似曾相識。問學生,學生笑曰:「那是我們的學校呀。」此刻方知西莒之小。成長的經驗告訴我,所謂遠足,所謂野炊,目的地一定是「過山」(外村)。怎麼會是……。從前孔子登上泰山才有「小天下」的感覺,我只到半山腰就一眼望盡青蕃港。學生回答輕鬆,我則一臉尷尬,最後只好找台階自我解嘲了。學生告訴我,每一次走的路線幾乎都一樣,因為地方小,所以故意繞遠路,然後再折返學校後山到坤坵。

  這次活動有做班際烹飪成果評比,裁判官是西莒稅捐站站長志明兄和已故的青蕃村副村長傳明老弟。我的班級是國二,他們畢竟還是小孩子,所以全程由我掌杓(圖1)。老同學當評審,「內舉不避親」,最後得到安慰獎。不過,這次活動讓我體會到真正野炊的意義,因為大部分的道具是就地取材的。圖2是哥兒們趁假日自己上山烤肉,畫面中站在我背後的是柳雨秋書記長,那時候大家的頭髮都很多。半蹲準備點火的是樂國老弟,看來執相機拍照的人是志明兄了。這次打牙祭讓我記憶深刻。因為我們選的烤肉地點居然是彈藥庫附近,為此還引來老士官長的關切。正要轉移地點的時候,放眼青蕃港外海,有一艘大陸機動漁船,正對著西莒快速駛來。守軍以機槍掃射船隻附近,激起水花頗為壯觀。然而他們對國軍的驅離視若無睹,並且豎起白旗表示投誠。霸王硬上弓的結果,守軍只好讓他們上岸,相關的長官及安全人員早已等在碼頭。後續發展我們並不知道,但是,一盤肉還沒烤出來,只見莒光號拖著他們的人、船往外海駛去---強迫遣返。因為投奔自由已經退流行了,反共義士的光環也大不如前,整船的「真假漁夫」可謂白忙一場。



  時光如白駒過隙,歲月似江水東流。大學畢業我單槍匹馬的來到莒光,三年後應聘馬高變成一家三口,現在是祖孫三代一家七人。單身在西莒並不感到孤獨,因為有很多南竿來的鄉親在此地任職。黃昏時刻常和在地朋友,如,順壽兄、家發兄等人組隊和駐軍做籃球友誼賽。賽後有時在觀海樓拿著酒瓶對著大海吹大牛。有時上西坵光顧老鮑的店,享用熱炒小酌,讓自己微醺之後,踩著星光月影的下山回學校。

  敬恆國小的聖誕紅很美,冬至前後,總為學校增添不少的色彩。國中部的聖誕紅則略嫌稀疏,唯一有看頭的是本班教室前面的繡球花。那時照相機在馬祖還是奢侈品,所以,只有在慶典時,大家才會把握良機的和它合照。(我手邊沒照片,相信很多同學一定有,誠懇地希望有此類照片的同學、校友能貼文分享。)校園雖然是求學之地,但是,少了花的幫襯總覺得少了朝氣。為此,任教的第一年寒假我回到台大,把從前種在台大宿舍周邊的茉莉、杜鵑移植幾棵到敬恆,很遺憾存活率並不高。這件往事還被林金炎校長收錄到《馬祖歲月印記》中。(見該書p.272。當年的3月2日。)此外,也在小操場的邊坡種枇杷、竹子、辣椒等(圖3)。我離開敬恆後,這些植物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多年後,吳經國老師也移植一棵玉蘭花在辦公室前面,不知此樹如今安在否?



  敬恆國中風水頗佳,依山面海,冬天北風吹不到,中午以後,暖陽高掛直到日落海上。唯一不適的是春天南風太強,地板不雨而濕。下午第一節課,南風飄進教室,將學生薰得懶洋洋的,各班總有少數人斜靠牆壁當「壁虎」。圖4是本班部分同學,照片的背景是青蕃港,有一年大學同學會,我把這張照片讓大家傳閱,羨煞了許多台灣女同胞,紛紛探問來敬恆任教的可能性,我只好說:「小廟,小廟,不宜掛褡。阿彌陀佛!」

  現在的校舍比從前漂亮多了。初到敬恆時,學校廚房和國小部教職員宿舍都在校門外,這是連江縣各級學校所僅有的。(國中部的廚房是後來就舊教室改成的。)從青蕃村上學的小朋友,大部分會經過舊廚房,然後拾階而上。進入舊校門就看到一棟兩層樓的專科教室,一樓曾經是我訂婚、結婚的禮堂。某日,我在舊廚房用餐完畢,回國中部時經過此地,正巧學校宴請家長會委員。承辦人是周厚甫組長,他曾任職於牛角的中興酒廠,所以,和家父認識頗深,換句話說,他是看我長大的。初到敬恆時,對我照顧與叮嚀特多,至今仍讓我感念在心。周組長也是我結婚的媒人,在婚禮上介紹人致詞時,他有感而發,並語帶哽咽的說完祝福的話語。



  那一天周組長把我叫進餐會的會場,因為晚到職,所以,王詩民校長就利用此機會讓我和委員們互相認識。當我說出家父名諱時,有一位來自東莒的委員,鐵口直斷的用馬祖話說:「伊會食酒,伊厝開酒庫。」(意思是:他能喝,他家是開酒坊的。)此時我體會到馬祖真是個小地方。委員的話一出,不得了了,「挑釁」之聲,此起彼落。我內心盤算,「出擊的效果勝過防守。」當下決定先發制人,算一算,在場賓主總人數不過14人,而且我已吃過晚餐,打一個通關下來勉強能應付。再看,所有人的面前都有一個喝湯用的小飯碗,我先自斟八分滿的馬祖陳年老酒,然後霸氣十足的說要打通關。周組長看我自投羅網,好意的說:「學校同仁免喝,自動過關。」這句話獲得委員們首肯,十分鐘之內我連喝了八分滿的十一碗老酒。喝完立刻拔腿脫離現場,心想若再不走一定會出洋相。趁酒精還未進入血管之前,我很從容、很優雅的走上景行梯,一進國中部的教職員廁所,立刻自行了斷---催吐。因為醜態沒被發現,所以,這一喝讓我站穩了在西莒的酒壇地位。

  歲月悠悠,想到的往事多如牛毛。滿正建議文章不要寫太長,我從善如流,所以本文分兩次刊出。貼一張或許同學都有的全班福,祝同學們平安健康、幸福美滿。有幾位害羞、躲在別人後面的同學,我只好開始點名了(若記憶有誤,請回應更正,謝謝啦。)站在曹依進後面的是陳家財、坐在曹瑞珠前面的是曹淑明,旁邊是後來轉學回來的林惠珠。第二排最右邊看不出臉蛋的女生,經過我「對號入座」的思索,她就是陳美釵了。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藍朗青天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1-11
發表文章 : 771
掌聲鼓勵 : 1709

發表時間 : 2015-12-28
FORM: Logged


藍朗青天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藍朗青天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歡迎陳高志老師初到「敬恒」, 點點滴滴在心頭,老師結婚時以國小的專科教室為禮堂,我也很榮幸參與禮堂的佈置,還特別幫忙畫了龍鳳.

老師的記性真是太強大了!連合照全班中未露臉的同學名字也叫得出來.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