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18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2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5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6-03-03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八角亭」補述 --閱讀人次 : 1478

  去年底整理老照片時,看到一堆「馬祖青年台灣訪問團」的黑白照,許多陳年往事因此浮上心頭。我曾就八角亭對聯的傳奇故事向同行的鄉親、學長請教,但有人忘記了,有人把此事和別的事情牽連在一塊。因為如此,反而讓自己心生懷疑。最後向理解力、記憶力雙絕的俊惠老弟查證,確認自己的記憶無誤後,就開始用鍵盤說故事。但俊惠提醒,此對聯也曾題在中興嶺的「中興堡」大門上。為此我電訪地方耆老。向《馬祖日報》吳前社長請教時獲得老照片一幀,真的是喜出望外,如獲至寶,就決定隨文共貼以分享大家。

  撰文之前,我也曾向過去的學生詢問,結果沒人知道此地有對聯,可見八角亭原貌早已歷經滄桑。感謝駐軍弟兄為此老舊的建物刷漆整修,使它不至於傾斜或頹圮。最近參加台灣燈會,旅居桃園的年輕鄉親,對故事中的兩個情節深感興趣。一是誰洩的密?二是大陸風箏如何飛向馬祖?燈會周遭,盡是鄉音熟語。話題一出,往事的述說,此起彼落,如同撲克牌接龍。

  鄉親好奇是合理的,因為此事真的有一點詭譎,我不相信當時的情治單位沒有徹查。一車四人之中,老總統不會說,蔣夫人不會講,旁邊坐著超級大官的駕駛兵,雙眼除了看前方以外豈敢亂瞄!經過消除刪去,可能洩密的人選已呼之欲出。但事實又不太可能,容我大膽猜測,或許是總統伉儷離開之後,指揮官和幕僚檢討、轉達總統訓示時無意的說出,結果使消息快速走漏。如此而已。



  年輕的朋友無法想像,從前風箏也是心戰的工具之一。我小時候經常看到對岸飛來的風箏,孩童會對著它呼喊:「紙鷂來了。」(ㄘㄟˋㄧㄡ^ ㄌㄧˋㄌㄡ+,tseiˋiu242 liˋlou33)馬祖兒童自己放風箏是說「放紙鷂」(ㄅㄨㄥˇㄘㄟˋㄧㄡ^,pungˇtsheiˋiu242)。據老漁民說,有時風箏是綁在竹筒或特製的木箱上,縫隙用蠟紙密封以防潮。觀察風向、算準海流後,風箏就呼呼的隨風而來。大家不要懷疑此事的可能性,看看家鄉各澳口來去自如的海漂垃圾,就可以做「風箏傳情」的旁證了。老鄉親說,有時在海上作業,看見由遠而近的風箏或其它海漂物時,大家會放下手中的工作,以「鈎篙」(圖1。ㄍㄡ ㄛ,kou o)鈎取。拾獲宣傳單上繳村公所,一張可「兌換」新台幣5角。以當時的物價來說,這是不小的誘因,因為5毛可以賣一個繼光餅,到我家雜貨舖可以買7顆橘子糖。我記得當時一包新樂園的香菸賣2.5元,大部分鄉親消費不起,只能撿煙屁股,剝了以後塞進水煙筒裡湊合著抽。他們用小竹籤點著火星,將水煙筒裡的水吸得咕嚕作響,大有「孤島無甲子,抽菸不知年」的境界,這樣的日子還是能過得逍遙自在。(話題扯遠了)

  八角亭是下坡的起點,下方曾發生過重大的車禍。兒童時代,南竿有三個地方讓坐車的我感到恐懼,八角亭的陡坡就是其中之一。小學三年級時我參加鼓號樂隊。(圖2。感謝站長提供,圖的左側抿嘴唇的就是我。)每次有大官蒞臨馬祖,本校樂隊常常要到馬港迎賓。「天下的學生都是一樣的」,有機會搭車外出混個大半天,真是爽呆了。每一次帶著傢伙(樂器),爬上軍用大卡車,沿途聒噪聲浪,夾雜著卡車馬達嘶吼聲,一路呼嘯前行,令路人側目不已。但是,到了八角亭附近,大家會自動的靜默,屏氣凝神的和司機大哥同呼吸,車子一步步、一寸寸、如臨深淵的向前行。回程也是如此。每當車輛爬上險坡,領隊的老師受對聯的啟發,就會開玩笑的說:「一顆心去馬祖村 一條命回到學校」,師生為之莞薾。



  悠悠歲月,數十年光陰彈指而過,任何話題都是對往事的牽引。縱然某些記憶有時殘缺,然而一旦話說出口,就會有編織共同記憶的朋友為之補足。所以,每次桃園回來,內心的行囊,總是豐碩的令人滿心歡喜。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