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19  風向:北 風力:4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 北竿雲高: 能見度: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1-06-03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方言講古(七)褪跣 骨交--打赤腳 --閱讀人次 : 3271

 馬祖方言把打赤腳寫成「褪跣 骨交」,口語則說ㄊㄜㄨㄥˇㄐㄧㄢ 兀ㄚ ,tʰouŋ21 ʒian44兀a44(國語念不出來的朋友請參考國際音標,h是送氣符號。)褪的字義比較簡單,國語念ㄊㄨㄣˋ,意思是「脫掉」。跣的字義據《說文解字》說是:「足親地也。」說白話一些就是:腳不穿鞋襪,直接接觸地面。此字的反切為「此演切」。(請看文末的附註)

 古人席地「跪坐」,故入屋內是要脫鞋子的。不知情的朋友以為台灣脫鞋子的習慣是日本殖民時留下的,殊不知日本的文化來自中國的隋唐,而隋唐的文化是我國代代相傳的結果。

 古人於室內不脫鞋子的例子也是有的,《禮記•少儀篇》說:「凡祭於室中,堂上無跣,燕則有之。」意思是說:在室內行祭禮時,為了表示對鬼神的尊重,穿著完整,此時可不必脫鞋子,至於敬老的燕禮仍然要脫。

 有一句「倒屣相迎」的成語,其語意是表示主人待客之熱忱。它產生的背景就是脫鞋子的文化。因為主人回到家裡,脫鞋登堂時,鞋的頭部朝裡,鞋跟向外,當他聽到有朋友到訪時,來不及反轉鞋子就套著它,很急切的跑去迎賓,由此看來他的誠意是百分之百的,是不容懷疑的。

 春秋時代的晉國,在晉文公駕崩以後國力逐漸走下坡,後來有一個稱晉靈公的,此人性格怪異,常在樓台上用彈弓彈射行人,他看到人們紛紛走避的奇怪樣子而感到興奮莫名。有一次,廚夫因為熊掌蒸得不夠爛而被殺,屍體裝在畚箕裡,然後叫一個女人搬出去。因為屍體的手腳露在外面,被路過的趙盾發現,因此,趙盾進宮面見國君加以規勸,希望他在行為上有所收斂。結果晉靈公口頭上答應,但是也產生暗殺趙盾的念頭。整個故事被搬上戲劇舞台,也拍了兩部電影,即,<趙氏孤兒>和<萬古流芳>。和我年紀相仿的馬祖朋友應該對此都不陌生,因為前者是黑白勞軍片,後者是黃梅調片,曾在地區電影院演出。(戲中的國君是晉景公,因為靈公已經被殺了。)

 某日晉靈公約趙盾聚會喝酒,宴會上就暗藏殺機。趙盾的侍衛發現宴會場地鬼影幢幢,情勢非常詭譎,讓趙盾敬完該敬的酒之後,就急忙連拉帶拖的離開現場。當時來不及穿上鞋子,《左傳•宣公二年》記載:「遂跣而下。」意思就是:光著腳丫子跑下來。

 古代向別人請罪時,有負荊、肉袒等動作,有時也要脫鞋子。《戰國策•齊策六》記載田單被譖,然後他是「免冠、徒跣、肉袒而進(宮)」。向國君解釋後得到諒解。國宴上脫鞋子還不夠,還要脫襪子。《左傳•哀公二十五年》有一個故事:衛國國君宴請群臣。「褚師聲子襪而登席。」(不脫襪子登上席位)衛君向他表示嚴重的不滿,憤怒的左手叉腰,右手橫指褚師聲子叫囂說:「我要砍斷你的腳。」褚師聲子解釋說:因為我腳氣不好聞,怕別人聞到而影響食慾。當事者的解釋不被國君接受,嚇得他久久不得安寧,並且想逃難到國外避禍。

 由上面故事看來,今人拍的古裝片,無論情節或是裝扮,都是有問題的。

 (附帶一說,馮愛珍的《福州方言詞典》將「跣」的聲母注成ㄋ(n),這是口音腔調的問題。《廣韻》的音切為「蘇典切」,《集韻》是「此演切」。如果某地方的人音讀類似《廣韻》,因其聲母本讀ㄙ,講國語時因為介音的關係而變讀ㄒ,方言則不受影響。所以,ㄙ的聲母受前字的韻尾影響變讀ㄋ「n」。這就是「語流音變」的理論。假如大家對「語流音變」仍感疑惑,我建議用ㄧ個「風」字和「東南西北」配對構詞成「東風」、「北風」、「南風」、「西風」,然後用方言去念它們,從中去體會「風」字讀音的不同,原來是受前一個字的影響。所以,如果某地的音類似《集韻》,則要唸成ㄗ或ㄘ,再受前字韻尾的影響而讀ʒ。它是舌尖面的濁擦音,這個聲母國語根本沒有,它既不是ㄐ也不是ㄗ,它只出現在詞彙第二字的聲母發音時。如方言的「青菜」、「厝租」等。有人將它標成j 。語音的理論很難用文字來敘述,真恨不得到大家面前示範給你聽)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依弟 
資深會員 

依弟

來自 : 胡志明市(西莒移民)
註冊 : 2006-02-08
發表文章 : 694
掌聲鼓勵 : 664

發表時間 : 2011-06-03
FORM: Logged


依弟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依弟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從小就講「福州話」,看完「大作」......真的看不懂!
從小就講「福州話」如我........都看不懂!請問您真是寫給「不講福州話的人」看的嗎?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輕鬆一點!小心憋壞身子!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1-06-04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依弟先生你好:
拙文包含簡單的語言理論說明和歷史故事的介紹等。請問你是哪一部分看不懂?把話說清楚比較好回應。當然也許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依弟 
資深會員 

依弟

來自 : 胡志明市(西莒移民)
註冊 : 2006-02-08
發表文章 : 694
掌聲鼓勵 : 664

發表時間 : 2011-06-04
FORM: Logged


依弟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依弟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陳高志 wrote:
依弟先生你好:
拙文包含簡單的語言理論說明和歷史故事的介紹等。請問你是哪一部分看不懂?把話說清楚比較好回應。當然也許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

您的表達能力沒問題!
我的表達也很直接!
家父.家母都是福州人........我從小有福州話環境!
生長在台灣.........我從小也有台灣話環境!當然也有國語環境!
我的意思是:當我學福州話.台灣話.國語.......靠的都是「語言環境」,都學的很流利!
當我開始學「英文」,學校從「文法」「理論」「拼音」下手......我卻沒學好英文!(當然「考試英文」分數不低!)
等我離開學校,進入「英文環境」,才真正學好英文,才真的「能說.能聽」英文!
此刻您把「福州話」教學從「文法」「理論」「拼音」下手,您的「大作」........讓 我......真的看不懂!
從小就講「福州話」如我........都看不懂!請問您真是寫給「不會講福州話的人」看的嗎?
更直接點說:您這幾篇「大作」,除了「校長」「老師」分別「表態」之外,學生靠這種教材.教法能學到啥(這是母語耶,您的教材---母親看不懂,母親的丈夫也看不懂耶)?
還有啊.........您花了很多心血,貼的這些文........請問:
目前會講「福州話」的馬祖人,幾位能懂?
目前想學 「福州話」的馬祖人,幾位能懂?
路過的「福州人」又有幾位「看的進去?」
辛苦了!加油!
我真的會用福州話講:「打赤腳」----只是,當我目睹:[褪跣 骨交]---我真的張口結舌.........突然不會用福州話講:「打赤腳」!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輕鬆一點!小心憋壞身子!
凋謝的夢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5-08-11
發表文章 : 6
掌聲鼓勵 : 31

發表時間 : 2011-06-04
FORM: Logged


凋謝的夢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凋謝的夢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依弟網友的回應中有一句話很有道理

「當我學福州話.台灣話.國語.......靠的都是「語言環境」,都學的很流利!」

的確,學習語言靠語言環境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法。
但是,以實際情況而已,目前馬祖下一代學習母語的環境似乎並沒有好好的被營造成適合「學習福州話」,他們的母語能力越來越差,他們講自己的母語是越來越困難。

這不是陳高志先生的問題。

當學習的環境越來越差,語言所能保留下來傳給下一代的部分也會越來越少,語言學者做的事情是除了推廣也是保留這些逐漸消失的東西。
依弟網友認為要憑這些音標系統來推廣福州話是很困難的,我也認為這些音標系統不太友善,但是有更好的方法來保存嗎?

這就要回到語言環境的建構這個重大議題,
如果沒有了語言環境的建構,那麼這些學者所做的是悲涼的、但絕對有益的「保存」,至少在國際通用音標的標示下,以後這些音能夠在專業人士(受過訓練的教師、學者)的幫助下,繼續傳遞下去。
如果有了語言環境的建構,這些學者所做的也是開路先鋒、投石問路的語音文字化的「推廣」,即使目前來看,這些可能是詰屈聱牙的。

十年、二十年後,還有多少人講我們自己的話呢?

不論是保存或是推廣,陳高志、陳儀宇先生(抱歉只列出兩位最近馬資網上較為有名的...)等語言學者並沒有辦法直接改變我們在地的語言學習環境。

我們在一旁看著的人,如果有能力,或者有見解,更應該提供正面的、有助於這些事情改善的意見。學者先生們加油,大家一起加油。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726

發表時間 : 2011-06-04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依弟先生你好:

你說的很有道理,任何語言的學習,環境是最重要的因素,靠文法學習語言並非上上之策,可是我們不能否定文法的價值與必要性。當某種語言環境正在萎縮的時候,是不是要想盡辦法,用各種方式去挽救它。這就是近幾年教育部投下大量的人力物力,來編撰客語讀本、閩南語本字考證、原住民語言田調、南島語言研究的道理所在。我在馬祖教書時和父老溝通,哪一個不是一輩子說福州話的,但是能認得字的人並不多,老人家有許多生活智慧聽在我的耳裡,若不能將這些哲理寫下來,那這些寶貴的語料就馬上隨風飄逝,文字的功能在此。

文字是承載語言的工具,世界上沒有哪一個沒有文字的語言能行之久遠,我們今天聽不到漢武帝說的話,但是卻能知道漢武帝在想什麼,那是因為有書面文獻流傳下來,只要能看得懂古文,就能知道它的企圖。你我都會說ㄊㄜㄨㄥˇㄐㄧㄢ 兀ㄚ,但是不見得其他人也會念,今天有人花了許多氣力,考證出它的漢字寫法是「褪跣 骨交」,其語言文字做了密切結合,那豈不更好。看不懂這三個字的人也不少,因為它已經變成罕用字,你說:「寫給誰看?」以作者立場來說,當然希望越多人看越好,無論是否屬福州語系的人,看了音標、讀了解釋,來到東莒沙灘,很容易就學會脫鞋子動作的馬祖方言,我初步的目的就達到了。我寫定的這三個字若能將形音義一起傳後,後代子孫就能輕易(或老師指導之下)的順藤摸瓜找到母語的源頭。

30年前我任教於馬高時,在當時陳品官督學和何劍飛主任帶領之下,聯合縣裡對文史有興趣的老師編了馬祖第一本鄉土教材--《吾愛馬祖》,其中的民俗文化部分就是由我負責撰述。遺憾的是長官只给我一個暑假的時間,雖然如此,還是完成一篇粗淺的論述,當時我就體會到馬祖文化的內涵是豐富的,同時也發願將來一定要繼續更深入的挖下去。當時不成熟的作品,今天有許多文史工作者根據此做進一步的研究,完成了更大的成果,這就是文獻保存的重要。文獻保存不就是,用精確而適當的文字將史料紀錄下來,讓想利用的人去看它,不想看的人不要理會它,我說了一輩子的華語,看不懂的中文書籍那可多了。因為各人的領域不同。但話說回來,一本書或一篇文章之所以不被接受,必然有原因的,若肯不吝指教,作者必然感恩再三。

老天是厚愛我們這些肯為家鄉文史工作盡一分力的人。以我來說,退休以後,無後顧之憂的全心投入,就當作為馬祖文化作終身義工吧。因此,我不會受別人否定而打消念頭,仍會秉持既定的目標,一直寫,寫到手不能抬,腦不能想為止。

也許在某些人心中我是在做白工,但是只要有人看,不管多少人看,我都會繼續寫下去。若有人指出內容的不妥,我會虛心接受,若只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我也只好謝謝指教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