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9℃ AQI:31  風向:北 風力:4級 南竿雲高:16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枝蓮

劉枝蓮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2-04-27 00:26:21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原來,這房子也有心(二)(三) --閱讀人次 : 3538

由地面挖下一丈五尺,覆蓋樓地面
是可承載中共炮擊威力200-300磅的抗壓力
逃生彎道有防生化戰技及欺敵功能


  這裡的大海,是被一群環立的山和島包圍,我的石頭房子遺世獨立在海邊、冷冷的風、鹹鹹的水…站在閣樓,循台階級級升高的房子,成了我家搭出的空中佈景;倚靠陽台,藍和白在微量燈光輝映下,海景與勁風,磅礡交融出是繽紛的樣貌。時序進入3-4月,悶濕不朗的雨季,叮叮咚咚落在海面上,散漫的讓人有些懶洋洋的拖沓。昨早,睡意仍濃,窗外的鳥唧唧鳴囀,雨落下鏗鏘的音符,連浪花也湊合拍擊岸上,這獨有的安謐,遁世的氛圍,彷彿大地的音律都配合我的呼吸起伏,翻身縴綣在溫暖、超柔的被窩裡,不禁揚起被寵愛的感覺,好個假日,誰又會想要勤快?對我,賴床的享受,是不必分辨是幻境還是現實的『湧思』,而它只須一條條細長的木樁,時尚慢活的輕輕絟在心上…。

  小時後,這諾大房子,總是好多人,金正叔叔、國新伯伯、金暖表哥、媽珠表舅、珠弟哥哥、立義姨丈、典露舅舅、孟大表哥…他們或在消皮、削竹、攬繩;或在煮蝦、補網…,一樓擺滿漁具、地下一樓有滿屋的蝦皮。風華正茂、有說有笑的他們,總是認真的工作,偶遇,從豔陽曝曬歸來的叔伯噗咚衝入秘密基地,嘩啦嘩啦沖起超冰的水。

  媽媽說:「這防空洞是爸爸從福沃步行歸來途中,中共宣傳彈從上空掠過的構思…」爸爸說:「是當時工兵營營長提議,在地面挖下一丈五尺、覆蓋樓地面是可承載中共炮擊威力200-300磅的抗壓力(癱塌)外,逃生彎道有防生化(燒夷彈、黃燐彈……)」。這座具有備戰及欺敵功能私人避難所,是在民國44-45年建造,是軍方協助設計(內含水井),民間師傅自行建造,以當時泥作師傅日工資80元(小工40元)換算為數萬元施工費,足見工程之浩大,況且還有叔伯們無償義務工。

  隨年齡的抽成,記憶中的防空洞,除應付中共單打砲彈之避難外 ,更多時候,是爸爸特定對像的打麻將俱樂部 。當然,很皮的表哥或表弟常常闖進這黝黑秘密基地來探險 ,連我那6-7歲兒子也曾在我封鎖秘密基地十年期間,偷偷追尋長輩足跡,完成任務。難怪,十多年沒回來拜訪我的常敏表哥,還來不及反應他呼聲,已躦進防空洞沖起冰山的水…,這樣的大屋通常在門口呼叫,樓上內側的我是聽不到的,即便是服用『諾比冰心』。








  已有 10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2-05-07 18:44:53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原來,這房子也有心(三)

當時顯少石砌三層樓房
面對陡峭山坡與臨海風口的雙環困境…
媽媽的回憶說:『爸爸手瘀傷新舊交痕,從未間歇….』


  覆蓋防空洞上的房子,49年底開始施工,50年完工,木作與泥工師傅七人,不同是,這次施作與繪圖都由當地師傅製作,這對當時顯少石砌三層樓房,且要面對陡峭山坡與臨海的風口雙環困境的工程,應該是嚴峻挑戰,而施工材料也都是由爸爸親自至台灣竹山運回,以當時海陸時空背景,其間轉折、交錯是可想像的。

  整座樓房坐東朝西,北面臨海,採梯狀切割,而臨海避風是運用最傳統下寬上窄施作,但有趣的是內隱,外牆造行流暢,線條極簡、極美。整棟造作價30多萬元,(以當時物價可收購基隆義一路整排樓房),但不含爸爸無完膚雙手,親朋好友義務工,因為那是無價。

  記得,一年,颱風海水倒灌,靠岸的人家,領受大自然騷擾,守哨港口阿兵哥搬到我家閣樓居住,槍、子彈就大辣辣擺放…;一年,從香港來了一胖一瘦白髮『廣東』伯伯,爸爸說:『是合作造產,研發白力魚加工』;一年,蝦皮豐收,從家門口擺到海邊;一年,年輕人大擺慶功宴,鬧哄哄,依清叔叔喝醉,拿刀砍人,爸爸急得抱我躲藏…那幾年,爸爸好風光,經常往返台灣—馬祖之間,每次回家總是扛回各式水果、後端也跟著街坊附近小朋友,扮聖誕老公公的爸爸,將大部份禮物分送小朋友,接續是媽媽分派孩子將水果分送厝邊長者。當然,地窖下的水井、樓梯下的甕擠滿物品…;有幾年,我也很得意,在眾多子女中,我渾然不覺站進一個位置,只要小小耍賴,就得爹地的寵愛…皮鞋、鋼筆、錢、新衣…大概是這輩子中,最受寵的日子。傳統威權的父親,除過年前夕,鮮少在家,印象中爸爸只要他就主位,挪大的飯桌總是就序排列,鴉雀無聲,哥哥總會在飯前,偷偷哄我們跟爸爸說話,至今當爺的大哥在爸爸面前還是唯唯諾諾…。

  回溫過往,面對如今已無力向魔法世界,取回榮耀權仗的老爸爸,宛如向我揭示,人生的情節宛如一場又一場的歡送會,主角已經上路,預告就要下檔,令人這般無言的---生活實相。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第0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