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5℃ AQI:36  風向:北 風力:5級 南竿雲高:5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枝蓮

劉枝蓮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2-05-20 19:06:06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原來,這房子也有心。(五) --閱讀人次 : 3333

老房子經過時間流域『功能』退位,
如今隨居住品質升等『質感』形成,
但對我而言,生命的徒勞,意義僅存在於堅持…


 昨晚,我在那鵝黃藍點窗簾,玫瑰白的牆面、與女兒房牽繫的拱窗、一把古桌和一推零亂書籍,那屬於我專屬的熟悉空間中,拉下蕾絲滾邊床簾,換上尼泊爾帶回步幔,一片迪化街剪下隔紗,配飾銅製星星與月亮環扣,巧妙落在床頭,這不是我第一次,轉圜T在電話線那端,像是一把寒光刺目的刀,刺痛我的脈息有著哼不出痛楚的心情。

 一年,同學都在昏天暗地敢寫論文時,半夜,忽然想起小時後躺在陽台看星星幸福影像,於是摸黑下樓,找一片石頭牆面,掛上雪紡紗白色簾幕,內罩自動調控聖誕燈泡,隨著無數黃光跳躍至清至淺,至落至明…一些音樂、一撮燭光、一杯紅酒…當我興奮在電話線這端告訴希若學姊,理性的她在地平線上遇到百分百感性的我,不禁要問:『論文是生出來,不是養出來』。

 我就是喜歡這樣,受誠實與熱情的刑罰時,受虛偽之石丟擲時,受城市奢美樣態感動時,受自己釀造情緒既憂且歌時,都會躲進屬於自己的『生活的容器』中,療傷止痛,用自己犒賞方式過著生活。

 於是,我的家有小舢舨船板架設的吧,有渡海搖的槳為台,有石頭砌的壁爐,有自己用廢料搭起玄關,還有旅行戰利品,西藏大昭寺開光唐卡、印度帶回的法器、尼泊爾的手工地毯、青海的器皿、澳洲、日本、新加坡…,當然,更屬寶貝的是,來自各地好友贈送記念品,法王的、仁波切的、文博士的、玉昭的、陸司令的…。

 誰說撕去標籤的棲息地,人生道場,只剩下身體?生命中總有一些細節,在結束以後開始,時間或許能使混淆的事物存在有了真相,或許不。

 老房子隨著時間流域的穿梭,通過回憶的斷層,原來『功能』退位,而今乘著時空必然的妝點下,找到新的座標,提升居住品質『質感』的形成,就好像無數不同型態,耳目一新的數位資訊,取代傳統閱讀習慣般,知識『分眾』形成『大眾』退位。

 這棟大宅對我而言,付出金錢與精力遠遠超過這老宅的表象價值,與其說:『我對這房子貪戀?』不如說:『生命的徒勞,意義僅存在於堅持』。爸爸用意志力與財力豐富他夢想的城堡,而我用最素樸的心,使這城堡內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在這大屋落成四十七年之後,功能性轉置,帶領我詮釋情感、過著生活,彷彿翻開一頁頁書信般,走過長長的後記。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2-05-24 19:23:00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原來,這房子也有心。(六)

不為古人、權勢、群眾、所欺、所屈、所惑
但對情感,不管物或人,都不該是法碼
眾家在樓塌時沒有拔過一根草、補過一片瓦
但我內心蠢動撩撥的是:『算不算跟兄弟爭產?』


 歐陽菲菲用低沉嗓音唱者:『感恩的心,感謝有您,把握一生,讓我有勇氣做我自己…』很感動。

 少小時,我只能做自己;抽長時,我想要做自己;年輕時,我敢做自己;生命低潮時,我學做自己;而現在,我渴望做自己…翻閱來時路,天生反骨的我,總愛背離庸眾或鄉間小渠『核心價值』與『官場潛規則』。旁人在攀緣駙勢、邀恩求寵、為利所趨時、我寧可選擇不粘附、不絕對、不從俗;旁人呼朋引伴議論是非時,我寧可與曠野零露同在…於是,毀謗與攻訐的話語,長年不斷像雨滴般滑落過我的背,我獨參『止謗莫如自修』之後,選擇安靜,總是相信悠長的雨季終究要停歇,節氣中陰性的活動總有結束時候。

 古瓶一尊、良書半捲、日日面壁獨參…自由的心絕對不能被鞭策,就如同嚴復在翻譯穆勒的<論自由>時,說到他對自由理解是:一、不為古人所欺;二、不為權勢所屈,嚴復認為不足還加上;三、不為群眾所惑。對我而言,自由不是權利,是認知。不為古人、權勢、群眾、所欺、所屈、所惑的自己,是不能被僭越,即便是走過多年風雨之後,同樣堅持與嘶吼:『我要做自己』。

 但對情感,不管物或人,不管做好多少心理準備,重複整理多少思緒,總還有自己也說不清楚的心事,在這個世界上,某些人從生命走開的時後我會覺得傷心,某些人轉身時會讓我失措,既是抽像的禮物也不該是法碼,從爸爸手上接棒這棟老宅子,內心蠢動撩撥的是:『算不算跟兄弟爭產?』

 即便眾家兄弟姊妹在樓塌時沒有拔過一根草、補過一片瓦,即便是付出金錢與精力遠遠超過這老宅的表象價值,我對這房子貪戀豈會是產值?應該是那段,爸爸背後故事與自己躲藏其中私密冥想,有著觸模自己心的感覺,對這房子,我有不畏懼世俗的視野,其中參禪的是襯托家族誕生與起落價值而存在,如果看到樓起也看到樓塌,那您還貪戀什麼繁華?(2007.3.10)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0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