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1℃ AQI:71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8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9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枝蓮

劉枝蓮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09-05-19 23:03:43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祖未來系列--政治,不是沙袋遊戲 --閱讀人次 : 2765

馬祖未來系列--政治,不是沙袋遊戲
人類若是天使,則政府無存在之理由;
天使若統治人類,則政府無制衡之必要;
問題是……


 『團結為馬祖』是這次會期溫馨與決絕的夾雜對話。

 馬祖最大危機不是在於充斥人情面子交易的選舉氛圍或民主成了庸眾守護神的事實,而是政治精英固守自己的「水域」,宛如玻璃缸中受到制約的「鯊魚」;常業文官集體老化,近親繁殖出同質性政策;更嚴重的是,社會充斥習以為常的制度與環境,喪失替未來做準備習慣,與為地方奉獻的熱情。

 回歸地方自治近20個年頭,歷任縣長也都有資格宣稱自己執政成績,地方施政都類比排列在五年、十年計畫之中,問題是馬祖經濟發展沒有太大改變,社會成熟度依舊沒有令人雀躍表現,賴與外界接軌的台馬交通仍然是居民的痛。

 令人好奇的是,選民是如何看待1992年迄今地方「治理」經驗?也許一般選民並沒有太多特別感受,但對地方政治精英、高階文官而言,是否有同樣對晤心態?還是也曾擔心,這近乎實驗室施政計畫與其建構預算編列,仍然控制馬祖未來?我們以為這種擺脫『未來』重要性中心論旨的計畫與經濟,僅能淪為高唱「效率」、「經濟」的華麗詞藻,而非体現未來社會價值需求的計畫。

 當然,我們無法忽略官僚制度本題的「制度性」與「合法性」特質,公家機關就像航空母艦,起航慢,續航力強的事實。問題是,我們必須面對本身發展不利因素(例如,沒有大企業、製造業,漁農業相對邊陲化、中央沒有規劃因地制宜離島發展、歲入有限……)繼試驗戰地政務、試辦小三通之後,還有多少條件與時間,來試驗民選官員治理能力?

 由於這樣思維,我們做兩個大膽假設:
 一、假設我們繼續現有治理模式,那麽十七年之後,馬祖雖然不會變成空島,但是否有可能掀起六o年代陰鬱出走潮?不同的是前者是台灣,後者為大陸。
 二、另一種假設,如果我們用對治理模式(不捨棄『未來』重要性中心論旨),做好準備,那麽十七年之後,馬祖雖然不會成為人間天堂,是否有機會蛻變為觀光休閒所在,趨於優質健康居住環境?

 這就是執政者或政治精英瀟灑把玩歷史時,是不是也願意為歷史情懷留下地位。

 任何時代,任何政府所採取的治理模式,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提升治理能力,找出有效克服各種集體行動所衍生病灶。當然,我們認同政府這個龐大機器,本來就該在預鑄新造軌道運行,況且地方政府受制既有體制與精英,僅能微幅調整,而是無法進行變革的。

 問題是,民選官員是否有能力,啟動足夠壓力與充分誘因,促使公務人員必須徹底改變管理型態,重新定位自己角色,來快速且敏感回應外部變遷與挑戰,進而促使政府這個龐大機器快速運轉?

 人類若是天使,則政府無存在之理由;天使若統治人類,則政府無制衡之必要。政府組成方式,是人類統治人類,一方面需要政府有能力統治人民,他方面要求政府能夠自我節制,這是民主困境所在 (J Madison) 。 用功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09-05-20 21:11:22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用功至於,為何馬祖政經發展沒有令人雀躍的表現,我們爬梳出部份理由如下:
一、在歲入有限情況下,執政者受限感知能力,趨就于滿足選民所欲,
任憑耗損性與移轉性支出持續擴張;民意代表受限人情包袱與專業能力,無法有效控管官員,達到監督制衡功能;常業文官卡死在「公家錢幹卿何事」心態,揮霍浪費、大做人情,造成公共財源流失。

二、在常業文官主管中,不乏有長期在軍管觀念熏習者、有排資論輩
者,他們放棄追求創新與專業管理能力、擅長謀求私利,抱守常規,即
無法順服與下屬,又非服務民選官員,成為上、下階層「棘手夥伴」
(awkward partner)。
基層公務員對其主管長期挹注「誘因~貢獻」無法均衡、績效不彰擅長
轉嫁歸罪、奉承拍馬得以招安……產生怨懟情緒,有了「能忍自安、消
極抵制」的不希罕效應,清流價值逐漸模糊,喪失為追求地方發展的熱
情。

三、民選官員受制既存體制與精英,想的是下一次選舉,致無法建構適
切議題,又不能充分執行有利政策,對地方更長遠的發展,沒興趣,
也沒辦法,僅能順勢建構出,滿足選民所欲的近視短利施政計畫,而
非滿足地方長遠發展所須公共政策。

四、部份民意代表不懂得(也不想)如何有效監督執政者,想的是如何服務
特定的選民,以獲取下次勝選,對於地方「未來」長遠發展,同樣沒
興趣,也沒辦法。

四、一般選民卡在現實短暫利益中,不懂得為「未來」做任何儲蓄,若
用《伊索寓言》的故事做隱喻「蚱蜢型人物」在島上俯拾皆是,未
來思考在島上快速停滯。用功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