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鄰近有陣雨  溫度:27℃ AQI:25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25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3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枝蓮

劉枝蓮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09-06-02 12:30:37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女兒私密話(1) --閱讀人次 : 3674

窗內,正是風華正茂年輕少婦與天真無邪稚齡孩子
如今拓印的是
門內座在藤椅上孤獨遺世老婦與門外連屈辱都懶得辯駁
遁世中年婦人。
在小門深巷裡「樁萱康健」才是平凡兒女的心願。


昨晚,又從夢中醒來。母親與我道別的影像又次夢中出現,數年來,常有同樣的夢,雖然故事情節與場景佈置不同,但是,相同的是每次夢醒時分,都非常辛酸,怕是失掉生命中一樁永遠無法踐履的約定。記得十多年前,到交大進修期間,常回娘家的我,母親總是愛繞在旁邊,不停與我說話。一日,我跟媽媽使壞說:「媽,您好煩,我想要唸書」這十年來,我有好多機會唸書,但我已經沒有機會,能讓媽媽如往昔般,繞在我身旁不停的說話。如今,患有AIZheimer`s disease(阿茲海默症)的母親,只能默默任由我牽她的手,似有也無的簡單詢問與對答。我認同人的生命本就該順自然節奏下進行,也推崇莊子曠達的生死觀,但面對自己至親的老去,其哲理宛如案牘上陳列的樣本。因為,在小門深巷裡「樁萱康健」才是平凡兒女的心願。
◎ ◎
數月前,回家探望獨居的父母,巧不在。住在附近的二姊很肯定的告訴焦急的我:「爸媽在屋內…」於是商得鄰居打開大門。隔者鐵門我瞧見著白底籃點衣衫的母親,佝僂身軀孤獨坐在唯一張藤椅的合室中,室內光線昏暗,起先我輕聲喚者:「媽媽..媽媽…」怕是驚擾她。但是,眼神散煥的母親,望著門外,任有女兒隔者鐵門,由緩至急、由輕至重…不斷呼喚長達近一小時,也不為所動,連座姿也未見更替,母女隔著鐵門對望悲愴的圖景,讓我百感交集。

記得幼時,有一個酷寒冬天的早上,窗外雪花飄飄,美麗的母親對窗妝點挽髻,我站在床上撒嬌狀倚著她,對著窗口望出,忽然遠處的山坡上稀落的人群,正抬著未上紅漆的棺木,我問媽媽:「其它的棺木都漆上紅漆、畫上美麗圖案,旁邊穿著白色衣服跟著哭…為什麼它沒有?好可憐」媽媽說:「世界上有很多貧窮的人,等妳長大要記得幫助人…」這是我與媽媽之間最初最深的記憶。
那時窗內,正是風華正茂年輕少婦與天真無邪稚齡孩子,如今拓印出來的卻是,坐在藤椅上孤獨遺世老婦與門外連屈辱都懶得辯駁中年遁世婦人。那天真無邪的女孩,根本記不起媽媽口中鐘愛的娃娃、哥哥口中口袋擺著兩塊錢才肯上幼稚園、姊姊口中每天必需揹上揹下的愛哭鬼…但是,窗內那一幕確是那清稀,連自己4-5歲的模樣仍能回溫,真有「似星月、煙花的璀璨始,轉眼間,繁華歸盡何處?」的落寞。



  已有 15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