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9℃ AQI:33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6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枝蓮

劉枝蓮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1-07-01 20:49:07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手寫日記~~ 媽媽,我想您(一) --閱讀人次 : 5550

 媽媽,你想我嗎?我,好想好想您。

 二整年,我仍然想從別人的眼眸、身影、音聲去找尋您的影子,這個人身、這個人影、這個動作…多像我的母親呀!尤其,是那一段毀滅大無情襲來,我以僅有自尊,無法對抗半空奔蹄而來惡漢時,碎心的我,拒絕離開您情感織錦,夢中戲外拼命找尋您的身影,我用盡所有氣力與幻影,仍然無法在空氣中嗅到您氣味,在路途中碰到您的身影。情殤的痛,宛如深水炸彈,將我推向痛苦深淵,無以自拔。

 數著自己心口滴血的聲音讀秒,千穿百孔的心,從擦傷、燙傷、凍傷到內傷,時間帶我走出火裡融解的肉身,我在銅鑼敲聲中,學著承認,承認媽媽即便真能看到女兒,在也只能遠望,而不能近身了;學著承認,承認即便我擔心獨臥山頭墓地的媽媽,刮風下雨怕不怕,是否會認路回家?也只能擔心,本來撐傘、噓寒問暖這等小事,現在也無福去做了。

 那我,還能要用什麼想您?~~隔岸歷數過往僅存的記憶而已。

 夜半,我從邊門進入,交出身份證件,取得入院資格,慈濟三樓加護病房,空空盪盪,連陌生人的匡琅匡琅腳步聲,都像一場沒來由的生命,訴說病中無歲月。近在咫尺的走廊,顯得好長、好深邃…好孤單。找到最接近媽媽位置的椅子上捲曲的斜躺,面向牆面,大多數時間都在哭,其餘的時間都站在母親與我隔開那一堵玻璃牆。一天,弟弟問我,是不是有太多煩心的事,為什麼總在夜半,闖入無法探視到母親的病房。我搖搖頭,無心多說。其實我想要找的是媽媽的依慰,靠近媽媽的感覺。那一段時間,我像夜空下的一縷遊魂,無處告解、無處釋放、無處躲藏,自私的我,總想依靠著媽媽,在無助的時候,更不想離開媽媽的強褓。

 媽媽,好想,好想抱抱您~ 

 我受傷了,媽媽,讓我在空氣中找您的手,讓您再一次用手輕輕拍我的背。



  已有 14 位網友鼓勵
janetzhou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8-08-20
發表文章 : 18
掌聲鼓勵 : 38

發表時間 : 2011-07-02 09:56:37
FORM: Logged


janetzhou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janetzhou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寫的真好!
我看的眼淚都流了!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janet zhou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1-07-04 20:36:51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手寫日記~~ 媽媽,我想您(二)

 ○後尋

 對我,媽媽逝世,是一次遠遊,所以,我在找媽媽。

 『媽媽真的模著我的手,好輕好柔…』灰雲從心口疾走,我試圖理亂糾結的思念,眼淚失控關不了閘門。靈媒幽幽說:『你們都在找曹嬌容,找她下輩子在來做你們媽媽…』兄妹相互對看,是,我們是。『…慈善的老人家,在人間種植福田,果子飽滿結實,一粒粒撒在人間路上,讓孩子撿拾…她要成彿了,不要在做您們母親….』我打斷靈媒後段的話,自顧的問:『媽媽,好嗎?妳在另一世界,好嗎?…』我低聲啜泣,努力壓抑哭聲,只為怕漏了靈媒每句話, 靈媒對哥、姐說幾句話之後,抓住我的手,輕輕溫柔撫模, 模撫..口中喃喃地:『兒阿?妳的婚姻….』真的是媽媽的手,真的是媽媽的話,因為那是我與媽媽的秘密~是我最後一刻都不向人傾訴的困難。

 思念阿!你真是一種相思病,你讓我已不會尋思之中誰真誰假?

 就如媽媽在加護病房,我們蒙住眼、蒙住耳、蒙住心,都不願意承認,媽媽會離我遠去。我想媽媽也不願意離開,尤其,我正被無情風雨鞭撻時。或許媽媽是怕我挺不住生離、死別之痛,於是,不得不安排這個最後劇本~~不讓我在現場告別,透過辦公室無理索求,透過妹妹的嘴,我在松山機場,徘徊許久,成了永別。至此,癡傻的我在情愫裡掺太多血脈連心的渴望,不辭風雨日暮,前尋夢中母親。

 那夜,您終究還是來看我,您教我放下牽您衣角的手,您教我擦拭眼角淚水,您教我放下孺子深深依戀人母情愫。如今,您離我遠去整二年,我仍罹情障而自溺,掏空的心,肝腸寸斷的心事,從此,沒有人與我同悲,共讀。媽媽,岸上漂流煙火,是不會褓抱我了。傷心的我,曾對天地灑淚,曾執迷不悟地走上偏峰斷崖,但我,我還是不願自斷與你的三千丈臍帶阿!母親。

 記憶穿越時間隔窗,徒步往回走,復回生病時的媽媽、年老時媽媽、中年時媽媽….思念讓我愈來愈渴慕回到過去,就像海水在找它的瓶子,瓶子回來了,它就自己闖進來了。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1-07-07 12:35:36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手寫日記~~ 媽媽,我想您(三)

 ○前尋

 如何換算母親對我的愛有多深?

 小時後,每當村舍炊煙冒起或逢年過節,初一、十五節氣,我就像與虛空約定一般,便淒聲地哭起來。如果孩童看懂蒼天珍藏著的宿慧,鐵定我是聆聽到自我骨骼中宿命安排,不願來到人間,成就母女的名分。因為,第五個女兒出世,對盼望生兒子的舊式家族,是多麼失望。第二與第四個女兒在長輩安排下,送人做童養媳。第五個女兒又在國共炮聲轟隆,多難海島降臨,母親月子還沒做完,外公還沒有為我命名,我便開始『日日哭』~不肯乖乖聽命長大。

 贏瘦多病,6~7歲整年都需要用傳統『火療』,終究我還是存活了。到底是什麼靈犀,我還是聽命長大,結了母女緣分,恐怕媽媽也遺忘了。但是,從我與母親第一次謀面開始,我就成了家中最讓人忌妒的孩子,或許我的愛哭,或許是剛落凡間,兩個姆指『捆綁』的怪咖…反正哭聲一波一波傳出,媽媽就得放下手邊的工作,先哄哄我,先帶我上學…。反正不想做家事,就有姊姊妹妹做。反正不想工作,媽媽就偷偷塞錢…。反正不想結婚,媽媽總是舟車勞頓... 。反正……我做錯了,媽媽就流淚,用淚水感化…。反正隨便哄哄媽媽…我都是媽媽心中寶貝,永遠第一。

 『怎麼又在哭,是誰在加護病房?……』一個著黑衣的年輕男子問我,我無法給他完好解釋。或許我可以輕易解說,我對媽媽如何牽腸掛肚,但我無法解釋媽媽負痛與病魔爭扎,我失神的指數有多少?就如同我們不難秤出嬰兒的體重,但如何換算母親對孩子的愛到底幾斤幾兩?

 一個連續二個星期五、六、日,整棟第三病房的長廊,都只有我與他。他是混幫派,媽媽罹癌…當女眷在編排這位浪子不是時,我看到是他對媽媽的虧欠與擔心。也許我是與他同一掛,在生命像竹子般節節推進過程,浸潤在內心底域的美麗或醜陋,善良與邪惡,都讓媽媽操心或心痛。又或我也有浪子性格,只想做自己,六0年代封閉島嶼,只有我的母親可以這樣包容我,這樣賞識我。

 母女雖聚少離多,但我也總亦步亦趨地跟著母親,走過一切孤獨寂寞日子。雖然我們時代和受教育的機會那樣不同,媽媽是我最持久最堅定知音。媽媽,知音難尋了,您知道我有多麼孺慕您。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1-07-09 12:37:11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手寫日記~~ 媽媽,我想您(四)

 ○告白

 黃土輕輕蓋著您,任誰都不可驚擾您,包括我。

 媽媽在加護病房,56天,不管是不是探視時間,孩子都守後加護病房外,尤其是華姐與菊妹,整整56天放棄做媽媽與妻子責任,守候母親身邊。隔床的親人擔心她們媽媽離開加護病,沒有人照顧。我與菊妹無言相視,我們只要媽媽能走出加護病房。我們只想看到媽媽的人,只要能模到媽媽手。每週末回臺北探望母親,總會記得帶些甜點,與加護病房內護士分享,只希望她們能讓我多駐留一分鐘、一秒鐘….哥哥拿著為照顧媽媽,重建房舍施工圖,跟我說:『即使媽媽要洗腎,我做好電梯,方便抱上抱下照顧媽媽…』我好感恩,是什麼樣福報,讓兒子爭相要照顧母親。

 『…來的人匆匆忙忙,走的人慢慢吞吞…』弟弟在我手機中,言敘著加護病房外,家屬無奈。期待落空,媽媽終究離開我們。之前,妹妹趁媽媽出加護病房檢查,給我天一樣大的機會,讓我陪媽媽,那天,媽媽眼睛一直慈愛的看著我,那是我永生不能忘的最終一瞥,那天,我告別母親的女兒。

 我是傻蜜蜂,以為只要花開著,溫暖的夏日便會永無止境。

 三年來面對生離死別,難堪痛楚,悲傷無助,從情感炎涼轉移到現實炎涼。我在灰濛霧中摸索奔跑,放下驚魂初定哭泣,收盡半睡半醒悲悼斑痕,內心反響悲痛,是找不到自然宣洩途徑,也無從得到慰籍,不管在言詞,嘆息甚或眼淚中…這是生命中最痛的傷痕,因為母親辭別,也無處療癒。

 那曾乘著歌聲展翅而來的人,在現實中已找不到美好共駐之處,我的歌聲隨歲月遠去,接下來現實生活中已無歌聲了。媽,您説:我有多想您阿!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劉枝蓮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6-08-31
發表文章 : 245
掌聲鼓勵 : 979

發表時間 : 2011-07-13 23:24:47
FORM: Logged


劉枝蓮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枝蓮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手寫日記~~ 媽媽,我想您(五)

 ○ 告白

 父親為母親安置永遠安息地方。生我養我的人,今生的恩德,成了終生烙印。昨晚,我仍然睡前想媽媽,想的心口一陣酸。偶爾,我仍然在宅中錯聽媽媽呼我乳名,輕輕的,輕輕的不忍吵我…經歷生離死別,淚線劃分出溝渠,已無法分辯出痛點。選擇 以『自戀自棄』方式療癒傷痛,釋放轟隆出大窟窿『空心』,雖然有著揭疤掀開的痛,但呀,我真的不願意讓媽媽的影子在我記憶中逐漸稀薄,栓不住屬於母親容顏。

 詩人聞一多《也許》詩作中『~~也許,也許你要睡一覺,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不許陽光撥你的眼簾,不許輕風刷上你的眉.無論誰都不要驚醒你…撐一傘松蔭庇護你睡。….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我把黃土輕輕蓋著你,我叫紙兒緩緩的飛』在這哀悼夭折幼女的葬歌,讓我在深沉悲哀中,拔草呼吸。我知道,媽媽到了一個新的天地,那裡不在有死亡、不在有悲哀、病痛,屬於媽媽先前天地已經過去了。所以!不許陽光撥媽媽的眼簾,不許輕風刷上媽媽的眉,無論誰都不要驚醒我們寶愛~媽媽,包括我。五十年母女的舊夢好似在此復甦~~媽媽,您安息,不要再為我多留一滴眼淚。

 2011/5/26(農曆)是媽媽辭世三週年,我們相約晨喚6點上山,獻上七束鮮花,大夥柱立碑前久久,靜默的用各自方式思念我們寶愛媽媽。母親82年歲月全隱於我們童年往事之中;而我們也永遠懷念母親那般燦爛潔淨,無以言說高貴情操。

《 寫于母親辭世三週年》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0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