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 溫度:25℃ AQI:59  風向:東 風力:2級 南竿雲高:400 能見度:4500 北竿雲高:800 能見度:6000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錦鴻

林錦鴻友善列印



張貼者
錦鴻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9-02-18
發表文章 : 60
掌聲鼓勵 : 130

發表時間 : 2015-09-27
FORM: Logged


錦鴻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錦鴻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芹壁私密日子(上) 文/ 林錦鴻 --閱讀人次 : 1931

  很早就想寫芹壁、 遲遲不敢畫芹壁,總想多了解她一點;或許太美了,有人不置一言,她歸於傳奇,霧裝點著、是謎...

  2015夏日假期,自私的覺得無有大事,與小孩、內人與其以前在台工作時同事相約,同前往馬祖芹壁村的渡假,晚間在民宿閱讀時,以手機搜尋才發現寫芹壁的文學作品在網上的並不多,多的是旅遊網誌,如Billy的四則,肉魯網友說芹壁有像聖托里尼海景等等,想望芹山壁海美景,我絕對是個無可救藥的馬祖山水與傳統聚落重度愛好者,書寫此景就為歡欣吧!

  從歷史角度書寫芹壁定有其深度,或難免悲苦,但不論是村民與否,情感互動上,她早已非單純只是芹壁人之芹壁了...

  就在地的文章來看,王花俤校長對傳統聚落的關懷文章〈芹壁建築美學,生了沒?〉,愛其至深,給人深思! 賀廣義老師文章曾對芹壁開發的歷史作了詳盡的整理 ,2000年寫有〈百年鏡澳〉一文。而芹壁村「正港」村民陳智仁先生,現在服務於新北市政府,1997年的碩士論文即寫芹壁的建築開發史,而且古雅的三峽老街即他主導修復的,多為後人書寫相關所參考。2016年他將要出一本有關芹壁的童書,十足令人滿心期待。

  陳世鑽先生以寫他的家園之詩〈芹仔〉,得到了2009年馬祖文學獎新詩首獎,提及龜島上有大王宮,令人振發開拓精神,詩中句子有「大王宮在祢的胸膛上開山/戊守的部隊在祢的肩膀上築疊土/騷動的子民如過江之鯽/在祢的周遭迴流往返/而祢如入定的高僧靜靜─」,那般淡定恬適的「靜靜─」造就今日芹壁的新,如同盛夏日光般,此村的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想望。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錦鴻
愛鄉人 
資深會員 


幫別 : 公
註冊 : 2003-12-27
發表文章 : 1554
掌聲鼓勵 : 3566

發表時間 : 2015-09-27
FORM: Logged


愛鄉人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愛鄉人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愛鄉人初探芹壁淵源(也論芹壁村民淵源)



 由長樂市鶴上鎮義姑祠碑文知道玉溪陳(東填房)十五世壽文公卒遺一子坦,靠義姑陳諱中拉拔長大,一門兩寡一孤,扶養備嘗辛勞。義姑於明洪武二年(西元1369年)積勞卒享年三十八歲,義姑侄行可公(坦)服斬衰三年。

 行可公(坦)生子浚,浚生俞,俞生炳,炳生五子(時玉、時學、時厚、時益、時剛)即芹壁玉溪陳氏仁、義、禮、智、信五房祖(鶴上玉溪陳氏二十世)。

 義姑祠是時學(義房祖)第四子(浚之玄孫文試)於嘉靖年間任監察御史,備表請旌於朝,文試子良琛(官浙江寧海縣令)於嘉靖丁酉年領五房眾,敬以報本之誠,建義姑祠於祖地之北,虔致春秋紀祀,永垂不朽焉。

 北竿芹壁村天后宮威武陳元帥(祖廟在西莒青帆村)也是分靈自大陸長樂市鶴上鎮,因為芹壁村民祖籍原來就是長樂市鶴上鎮玉溪堂仁義禮智信五房其中義、智二房後裔。三峰公議以字行,自廿五世起,撰成十五世曰:貞、元、亨、利、茂、於、丕、承、尚、崇、孝、敬、天、其、必、佑(依據玉溪陳氏家譜義例)。目前芹壁村後裔已至『必』字輩。每年農曆二月二十二日為陳元帥誕辰日。



 據【威武陳元帥廟重建落成碑記】記載陳元帥生於明朝萬曆二十五年〈丁酉年〉,西元一五九七年,福建省福州府長樂縣鶴上鄉上堂義房人民,公諱韜、字真(正確是貞盤)盤號又新、又號湯銘,人稱湯銘公而不名。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愛鄉人
錦鴻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9-02-18
發表文章 : 60
掌聲鼓勵 : 130

發表時間 : 2015-10-07
FORM: Logged


錦鴻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錦鴻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疊土」二字應改為「壘」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錦鴻
錦鴻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9-02-18
發表文章 : 60
掌聲鼓勵 : 130

發表時間 : 2019-03-25
FORM: Logged


錦鴻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錦鴻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芹壁私密日子(下) 文/ 林錦鴻

然而在地人記載了芹壁村,華麗轉身前的堅毅生命史,閱讀動容悸心。世鑽先生在〈距離·記憶〉一文就說,戒嚴時期出海或陸上通行,都要在凌晨三點之後,芹壁、坂里、上村、或白沙的菜農,夜晚挑著農作集合在上村休息,三點一到就要「衝」下至塘岐市場,為一家的溫飽搶個好攤位,道盡芹壁周邊居民在軍管時期的困苦。林君慧老師在2013年馬祖文學獎得獎文章,〈致那些終將逝去的美好〉裡說:「阿兵哥都撤去大半了,三戶人家碩果僅存!後來他們也離開了,臺灣或著南竿,你跟他們樣負笈他鄉...」她呼應了馬祖人因工作、婚姻離開故土的必為之嘆。

在台灣休閒大風潮「小日子」或是「小確幸」的影響下,讓我們莫名紓緩,鬆弛在歐日的生活觀裡。

馬祖日報北竿鄉駐地陳鵬雄記者,亦長時間關注芹壁村民宿的發展,留下許多詳細報導。有些人不能接受石屋內加入各式的裝飾,堅持要用傳統馬祖的漁村範式,我想應該是懷念回味小時在馬祖的時光吧,如他能重新入住,或經營石屋內的空間,必定如歷史環境重現。也許種種無奈的,如張愛玲小說《半生緣》裡所說:「我們都回不去了。」

想起唸中山國中的朋友們,都會說過往要在早自習六點半前到校,通常要五點半從塘岐出發,往山裡走到上村向下走入在芹壁的國中,回程則可一派田園,踱步海岸,下山回塘岐。中山國中往山上走,沿永康步道快直升到頂,回看龜島的視野極佳。如從上村的安康步道往下走,上段是如一趟野果採擷之旅,中間會到祈夢著名的龍角峰廟,再下石階兩側有田地,更可看見高大的姑婆芋,伴隨蕨類,小巧的竹叢,沿途竹樹相輔,直至百年雀榕入村。

記得當下最好,逢長假可腳踏實地的足行壁山。此村不管華麗與否,有人喜其素顏民舍,或滿碗老酒麵線,寄託思緒飄緲之未來。



  已有 0 位網友鼓勵
錦鴻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