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6℃ AQI:97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0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雷盟弟

雷盟弟友善列印



張貼者
夏淑華 
榮譽會員 

夏淑華

來自 : 台北的橋仔媳婦
註冊 : 2005-07-29
發表文章 : 92
掌聲鼓勵 : 1041

發表時間 : 2013-05-11
FORM: Logged


夏淑華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夏淑華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的母親 --閱讀人次 : 2988


母親與我

我的母親,從臉到心,是被憂愁鎖住的。這憂愁來自於我父親的早逝,來自於沉重的生活壓力,來自於滿目蒼涼中深深的孤寂。母親不到四十歲就守寡,雖然曾經有兩次戀愛,但沒有一個人能夠陪她走到白頭。

年輕時的她是春光明媚的。母親是台南姑娘,在家中排行老六,下頭有個弟弟,兩個嫂嫂很早進門,因此母親連廚房都很少進去。從小備受父母寵愛,就連貪玩逃學不上私塾,外公外婆也都由著她,反正女子無才便是德,一生的幸福全在夫家手上。後來母親跟姊妹淘來台北玩,認識了當時正在服役的父親。本省女孩嫁給外省阿兵哥,若不是父親的誠懇打動外公外婆,二老怎會捨得把掌上明珠遠嫁台北他方。

父親熱情好客,叔伯阿姨常來家中坐。生活中常有麻將聲,但卻絲毫擾亂不了母親的心智。母親說,女人上了牌桌就容易忽視家庭。她總是默默地洗衣燒飯、待人客氣和善,把兩個孩子照顧好、維持家庭和諧,是她小小世界的唯一心願。

母親好強,愛面子也愛漂亮,年輕時蓄著時髦的赫本頭,自己梳整光潔,兩個孩子更不能馬虎。為了貼補家用,她跟隔壁的大嬸們一起繡鞋繡花,在那個「家庭即工廠」的年代,每天繡個幾十雙也是積少成多。母親就用這些一針一線掙來的錢,幫我和弟弟添購新裝。我五歲就有一雙漂亮的高筒馬靴,幼稚園的圍兜兜和別在胸前的長手帕,永遠熨得平平整整。記得母親曾為我縫製一個小珠包,五顏六色閃閃亮亮,結果在一次到基隆的計程車上睡著不慎遺失,讓我傷心了好久好久。

家裡的糖果零食也從來不缺,母親認為,只要滿足了孩子的口腹之慾,就不會有偷錢的慾望;孩子放學回來母親在家,就不易跟著外人學壞。她用自己的方式教導我們,我和弟弟也以品學兼優來回應她。

無奈造化弄人,她跟父親的緣分只有短短十幾載。父親病重那幾年,她一肩挑起父親「欣欣包飯」的生意。為節省人力成本,她開始到公司行號賣便當,有時我和弟弟也會幫忙。一整籃的鐵盒便當何其沉重,幾年下來,母親的椎間盤犯了毛病,假日還得陪著父親四處尋訪名醫。某回坐車到六張犁還迷了路,睡眼惺忪的我,總覺得每一次看醫生都像半個世紀那麼漫長,像個渺遠不可及的夢。

父親去世後,我們母子三人來到台南投靠外婆,但隨著大舅舅過世分家,自此家道中落,親戚們也無餘力接濟我們,孤兒寡母總是為生活愁苦。親友常勸母親改嫁,追求者中不乏地方仕紳,但條件是不能夾帶兩個拖油瓶,母親不依,她寧可不當城堡的皇后,也不願把我和弟弟送進冰冷的孤兒院。

工廠作業員、餐廳廚工…母親始終孤獨一人,為了節省房租,我們搬到小舅舅家,開始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小舅媽是舅舅的第二任妻子,長得很美、個性豪爽,外型像女星蘇明明,舅舅則像年輕時的柯俊雄。我們母子三人就住在舅舅透天厝後方延伸加蓋的鐵皮屋,房間變小了,我們可帶的東西更少了。

母親對我們的愛好甜好濃,即便現在我已為人妻、為人母,她還是經常來電叮嚀關注、常做拿手菜讓我帶回家,彷彿我還是當年那個未出嫁的女兒。母親的心很小,小到話題總離不開孩子、孫子和我們的家;母親的心很多,愛心、關心、耐心、開心、傷心、憂心、多心…總是一肩扛。我親愛的老媽,我和弟弟都已長大,現在您不再是孤單一人,何不把憂愁打開,讓陽光照進您的心房?

《後記》
明天就是母親節了,僅以這篇舊文,感謝母親對我們姊弟倆無盡的母愛!母親這些年深為氣喘宿疾所苦,祝她身體健康,天天開心,母親節快樂!



  已有 2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