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AQI:87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13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2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雷盟弟

雷盟弟友善列印



張貼者
夏淑華 
榮譽會員 

夏淑華

來自 : 台北的橋仔媳婦
註冊 : 2005-07-29
發表文章 : 92
掌聲鼓勵 : 1041

發表時間 : 2008-07-24
FORM: Logged


夏淑華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夏淑華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雷盟弟--小鬼拼經濟 --閱讀人次 : 8131



小鬼拼經濟

 這個家,每天開門最重要的一件事,如何餵飽這些大大小小的肚子。二頭豬、二三十隻鴨、十多隻雞,以及雷盟弟一家子的八張嘴。

 打從清晨四、五點,雷盟爸出海捕魚,石屋裡大大小小,一直熱哄哄、忙碌碌直到月娘升起。依哺像只旋轉不停的陀螺,忙裡忙外不得閒。孩子們也不例外,家裡雜務繁忙職缺多,大姊、雷盟、雷盟妹、雷盟弟一個都逃不了。大哥、大姊做粗活,雷盟弟當助手;雷盟妹負責照顧年幼的阿妹囡;弟弟流鼻哥自求多福,小鬼頭一個人日子過得也挺快活。人喧、雞鳴、鴨噪、豬仔吃飽睡大覺,這就是雷盟弟一家子的寫照。

 當年在這座島上的孩童,大家生活條件都差不多,物質匱乏、生活空間侷限,海邊不易去,上山也很難,到處都有阿兵哥駐防,但都擋不住生活的現實。孩童們也能突破困境,加入家中經濟生產的行列。年幼的雷盟弟跟著哥哥、姊姊到山上草場的營區幹活撿豬菜,沿途小徑常有意外的驚喜,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野果子可嚐。最有趣的是,和阿兵哥混熟了,還可在風山上的防空陣地裡,大膽轉動砲口的方向,或者到觀測所裡,站在單眼高倍望遠鏡前,窺看高登島附近漁船的動靜,好不威風。駐守在山上的阿兵哥可比海邊那群阿兵哥友善多了,雷盟弟心裡想。




 部隊的垃圾場可是個大寶藏,能放在灶裡當柴燒的統統撿回家。革命軍人讀本、木箱、破鞋…一件都不留。還有那樹上永遠來不及長大的蕃石榴,全都到了這群孩童的嘴巴。不過腳程可要快,要躲得過阿兵哥養的土狗追趕,這些可都是阿兵哥辛苦種的水果呢!

 記得有一次,大夥兒興沖沖地享用那冒險摘來的、硬梆梆的蕃石榴,正當得意之際,冷不防傳來一聲慘叫「哇~」,原來是同伴把牙齒留在石榴上了。

 除了找豬仔吃的野菜和灶裡燒的柴火外,更重要的是要尋找可換成零用錢的物品。每個孩童頭上好像裝有雷達,哪裡有訊號就往哪裡鑽。壞掉的臉盆、水壺等鋁製品,壓扁後可賣給塘歧的五金行;空酒瓶就一個個置放在家後院積少成多;對岸共匪打來的宣傳單,彩色圖片的可比黑白純文字的有賣相。從南面山到芹壁山坡上為數最多,可能在那個區域,設有我方空飄到對岸的空飄站,因此共匪也不甘示弱,常常打宣傳彈在那上空示威,雙方你來我往、互相吹噓。




 當酒瓶堆到矮牆高,接下來就等酒廠的收購指令了。大夥兒忙碌地又挑又抬,把堆疊的空酒瓶送到酒廠賣,一個也有幾毛錢。雷盟弟的大姊算是酒瓶大戶,賣得的零用錢叮叮咚咚握在手裡,就等鄰村大叔挑來一擔的麥芽糖。那種自由支配零用錢的成就感,就像眼前的麥芽糖,裡頭裹著碎花生,香香地甜到心裡。



 
 小鬼拼經濟還不只這一樁,暑假大熱天,雷盟弟的大姊還會去賣冰棒,從塘歧的「成功冰廠」批貨回橋仔村。冰棒箱裡,一根根可口的冰棒整齊地擺放著,有花生、綠豆、酸梅、牛奶…等口味,箱內再蓋上一層厚厚的布保溫,藉以延緩冰棒溶化的速度。上午就在大坪頂等人來買,下午再繞村莊一圈沿途叫賣,賣不完的還可退回去。不過在退回給冰廠前,可不能白白浪費了眼前這些溶了七分軟的冰,雷盟弟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快速地每根吸咬上兩三口,再原封不動地包裝起來,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反正只要小棒子上還有溶冰,冰廠老闆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關了。雷盟弟覺得跟大姊一起做這買賣真不賴,有賺又有吃,一舉兩得。




 那年夏天雷盟弟被依哺派駐在塘歧家好幾天,負責餵豬和餵飽自己。日子無聊口袋空空,想要有零用錢花用可得自力救濟。塘歧的莿坪是塊大沙地,當年上面有阿兵哥訓練用的五百障礙場和大靶場。只要一射擊,ㄅ一ㄤˋㄅ一ㄤˋ槍響傳遍整村莊,這時腦筋動得快的孩童早已守在一旁,待射擊一結束立即飛奔而上。雷盟弟跟同伴,眼明手快在沙堆裡挖啊挖,挖出的彈頭還熱著呢。收集回來後就分批放在空罐裡加熱,彈頭裡的鉛就慢慢被提煉出來,賣得的錢跟同伴兩人平分,雷盟弟就買了麵筋和豆腐乳為自己加菜呢!

 由於家裡小孩太多、依哺又忙,總是無法弄清楚孩子在做些什麼,正值貪玩年紀的孩童難免忙中有錯、險象環生。有一次大姊在廚房裡煮東西,一時玩心大起跑到門外玩得起勁,沒想到灶口裡掉出來的火把,把茅草屋頂的廚房給燒了。不過因禍得福,雷盟弟家的廚房屋頂自此換成了瓦片,下雨就不再漏水了。

 雷盟妹想學大人釣烏格(黑鯛),和雷盟弟用鳳梨罐捲著線,興沖沖跑到海灘釣大魚,沒想到哨所的衛兵吹哨來驅趕,姊弟倆拉著釣線倉皇奔逃,慌亂中魚鈎竟鈎進了雷盟妹的小腿,那天她哭哭啼啼了一整個下午。

 弟弟流鼻哥對自己的聽覺很不滿意,大家忙著拼經濟,他獨自一人晃啊晃,一不小心摔下十多公尺深的山溝,幸被港口班挑水的阿兵哥發現,奄奄一息的流鼻哥血染了白衣一身紅,趕緊送到北高醫院,從此聽力受了損。

 雷盟弟也有一次驚恐的經歷,那天正午大潮,同伴們都回家了,澳口只剩下靜靜的海面和雷盟弟一人。不會游泳的雷盟弟想玩最後一趟,就這樣獨自往海的深處走去,直到口鼻下一公分,突然間一腳踩空差點滅了頂,驚愕中猛然睜大眼,本能的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無聲的世界流動著飄移的光,景物變得柔軟如流水。幸運的雷盟弟看見海裡掏空的沙灘像一層階梯,於是憋住氣往上踏去。冰冷的海水和飄移的光,一直重複倒帶在奔跑回家的腦海裡。

 小鬼拼經濟和頑童歷險記的全盛時期一直到小學六年級,之後雷盟爸、大哥、大姊陸續都離開家,家人少了樂趣也變少了,石屋裡不再鬧哄哄、熱騰騰,他們轉移陣地繼續到台灣拼經濟…

 地雷、軍犬、鐵絲網…孩童們武功高強,閃、躲、鑽,跌打損傷,不怕、不怕,我們都是這樣長大。

2008.7.24台北



  已有 22 位網友鼓勵
程基洋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5-10-28
發表文章 : 35
掌聲鼓勵 : 101

發表時間 : 2008-07-31
FORM: Logged


程基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程基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經過時間焠鍊的回憶,似乎總是那麼美好,

小鬼拼經濟的年代,又是多少五年級生心中最美的一幅畫!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