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AQI: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3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2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雷盟弟

雷盟弟友善列印



張貼者
夏淑華 
榮譽會員 

夏淑華

來自 : 台北的橋仔媳婦
註冊 : 2005-07-29
發表文章 : 92
掌聲鼓勵 : 1041

發表時間 : 2010-08-25
FORM: Logged


夏淑華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夏淑華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大雄壹號 --閱讀人次 : 6949




大雄壹號

  大熱天,小貨車行駛在高速公路,收音機的歌聲狂放奔騰,劃破午後的轟轟沉沉。路的遠方蒸騰著炎夏之氣,隱隱緲緲,猶如海市蜃樓。

  大雄在工廠上班,小貨車是他的行動辦公室,每天奔馳在公路上,就像地球自轉週而復始。生活看似簡單,但正如他現在的狀態,東張西望的,不退不進。乾杯的朋友很多,志趣相投的知己卻少。好像可以就這樣過一生,但似乎又覺得哪裏不對勁。有時,他想起海那邊的牽掛,幽暗的石屋裡,老父老母痀瘻的身影。他聽見海浪的呼喚,一陣急過一陣拍打岩岸。他想像自己開著一艘船,馳騁在碧海藍天,但一顆心有如船錨,很重很重的墜著、墜著,到了底…。

  紅澄的落日浸在金光粼粼的海面,大雄的臉上敷著一層棕紅,明亮的眼神映著海水的青藍。他蹲在澳口修船隻,這裡敲敲、那裡補補。他的老父有時也來幫忙,銀白的頭髮、痀瘻的身軀,總是沉默中抿著微笑。十五年了,自從大雄帶著妻兒回到故鄉馬祖北竿後,每天隨著潮汐的節拍起伏,過著滿天星光多於滿街霓虹燈的生活。看著太陽天天從海裡出來,從海裡下去,日子變得悠緩。白天,他是客車司機,每天蜿蜒在北竿起伏的丘陵間,看山看海,看村民來去。晚上,他是朋友們的開心果,每當台灣朋友來這裡玩,一通電話全數報到。大雄老婆能燒一桌好菜,輕鬆抓住大夥兒的心。嘴甜的阿良在門外,讚美聲已先進了家門口;熱情的阿平叼著煙,鮮美的大牡蠣從不缺席;顧家的阿發帶著妻兒、扛著啤酒,晚餐的約會總是遲到的剛剛好!他們是大雄口中的損友,心中最挺的好友。大夥兒在星空下大口喝酒、大聲說笑,看著一旁的老父老母坐在石階上搖著蒲扇,大雄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活。

  從桃園到馬祖,從貨車、客車到漁船,大雄始終握著自己的方向盤。為了實現老父與年少時的夢想,十年前,他有了自己的第一艘船。工作之餘,大雄最喜歡獨自出海釣魚,在遼闊無際的大海上,心情就像躍起的飛魚,在另一個世界裡自由飛翔,逃開陸地上的瑣瑣碎碎。在大雄眼裡,跟大海做朋友比跟人交往簡單得多,只要用心,大海就會友善地回應你。正如有位耆老說:「大海是最公正的,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生存。」與其說討海人與大海拼搏,不如說是摸清大海的脾氣,與之和睦共處。只要順著潮流張開網,她不會每次讓你空手而回。

  大雄搖著櫓,小船頭站著年邁的父親,老人家雙手背疊望著前方的海,年輕時對大海的自信、對生活的幹勁似乎全回來了。如今父子倆有了自己的船,不必像當年跟村民集資買船,想出海捕魚卻處處受制於軍管的不便。有了船,大海就像沒有門的領域,隨時敞開大門,橋仔村的澳口任你來來去去。

  海水的氣味如此真實,鼓動著大雄血液裡的浪潮。為了航向更廣闊的天地,大雄有了第二艘船。帶點五年級生對「科學小飛俠」的回憶,這艘船有個豪氣的名字—「大雄壹號」,精壯、結實、腳程快,一如主人直裡來、直裡去的大漢性格。深藍的船身架起了船艙,裡面是一片片原木建構的世界,往裡一坐,令人感到踏實而安心。駕駛艙是大雄的基地,船舵、引擎發動機、無線話機、GPS,讓他隨時可以掌握海上動態。「大雄壹號」有老父討海的傳承、有大雄全心的呵護,它是大雄的無敵戰艦,載著雄心壯志,航向茫茫的宇宙天際。

  由於漁獲有限,維持生計不易,大雄為這艘船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他幫「大雄壹號」申請為娛樂船,閒暇時載釣客出海,心血來潮還可自己到海上「卡蹓」(馬祖話:四處遊玩之意),暑假旺季到,又搖身一變為觀光船,結交朋友同時增添生活樂趣。每逢夏季,這艘娛樂船扮演著「大坵生態之旅」的角色,遊客可搭「大雄壹號」登大坵島,尋訪野生梅花鹿與海角天堂的絕色風景。或者前往三連嶼、白廟等無人島礁,近距離觀察傳說中的「神話之鳥」—黑嘴端鳳頭燕鷗。看成群燕鷗飛過上空,那樣子的無懼無礙,讓人忍不住頻頻按下心中快門。

  對大雄來說,海像是理所當然地總在身邊,因此被澳口圍起來的海最能讓人安心。但近年來,大陸漁船越界我方海域非法炸魚,嚴重影響海洋生態。那天晚上,黑漆漆的澳口又傳來鐵殼船噠-噠-噠-的聲音,他們灑的網大大方方來到了家門前,等時機成熟再來打撈漁獲。大雄手拿啤酒罐,指著門前澳口:「他們三天兩頭就跑來,趕都趕不走,只差沒上岸,上桌吃頓飯!」特別是炸魚,把火藥咻地往海裡一丟,煙硝味留在礁石上,連浮游生物、小魚兒都不敢靠近,更遑論是覓食的海鳥,把大自然的食物鏈都破壞了,這種逞一時之快的不勞而獲,需要多少的潮起潮落、海水迴流才能回復生機?

  大雄的父親望著眼前這一片海,年輕時一起在海上討生活的同伴,如今已一一凋零。去年八月,台北的釵釵伯;今年七月,桃園的末仔伯也走了,橋仔村父字輩長者已寥寥可數。髮如雪、背漸駝,他還是和年輕一樣,每天望著橋仔村澳口的海流、風向,繼續在心中編織記憶的網。生命終會歇息,大海卻無窮無盡,曾經風光的海域,終究禁不住人為過度的捕撈、破壞。大海原有的豐富生命,也需要休養復育才能生生不息。

  星空下的「大雄壹號」靜靜地佇立澳口,海面反映天上繁星,點點螢光流動,像飛在墨黑海水裡的漫天螢火蟲。在這樣美麗的夜晚,橋仔往芹壁的路上,常會看到大雄夫婦的身影。一壯碩、一嬌小,倆人依伴著,形成有趣的對比。沿著海岸線,從橋仔、芹壁、坂里一路散步到白沙再折返,二個鐘頭走下來,二人的健康與情感也越走越長了。幸福的定義是什麼?它不是金錢或有形的東西,而是一種安心的陪伴,執子之手,一起感受生活的簡單。沒有驚心動魄,卻涓涓滴滴,細水長流。就如這艘滿載幸福的「大雄壹號」,載著父子二人的夢想與大海的深情,在人生的航程中,將一直一直航行下去。

2010.8.25台北



  已有 24 位網友鼓勵
牛角仔 
資深會員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7-03-03
發表文章 : 220
掌聲鼓勵 : 751

發表時間 : 2010-08-25
FORM: Logged


牛角仔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牛角仔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落葉歸根、家鄉的呼喚與鄉愁

人的一生何其短暫、當年記憶中叔、伯逐漸凋零

當年紀漸長、人老體衰、步入中年、體會特深.....

執子之手-白頭偕老

人生何其幸福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馬祖一是我們的家鄉.是我們祖先歷代賴以生存的地方.我們的母親.日思夜思.牽腸掛肚的源生地.須你我終極一生努力以赴.建設家鄉.繁榮地方.甚至終老故鄉.
程基洋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5-10-28
發表文章 : 35
掌聲鼓勵 : 101

發表時間 : 2010-08-25
FORM: Logged


程基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程基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猷記得前年赴北竿一遊,
正是由大雄熱情的招待我這個異鄉人,
燒酒一瓶接一瓶、好菜擺滿一整桌。
報優質釣點不藏私,
凸礁服務沒話說!

真懷念大雄他們那幸福的一家子,還有他家的餐桌、暖烘烘的人情味!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七號鈎 
高階會員 


註冊 : 2004-12-25
發表文章 : 54
掌聲鼓勵 : 295

發表時間 : 2010-08-29
FORM: Logged


七號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七號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他蹲在澳口修船隻,這裡敲敲、那裡補補。他的老父有時也來幫忙,銀白的頭髮、痀瘻的身軀,總是沉默中抿著微笑。十五年了,自從大雄帶著妻兒回到故鄉馬祖北竿後,每天隨著潮汐的節拍起伏,過著滿天星光多於滿街霓虹燈的生活。


恭喜天順淑華獲得金鼎獎提名
好不容易的榮耀
實至名歸
預祝中獎

時間總會逝去
景物終將消失
唯有"愛"長存

久違了"雷夏"作品
在這篇大雄一號小品中
環境生態的關愛
夫妻的互賴愛戀
鄰人的友愛
輕慢流過文脈
令人更有感覺的是
上下一代間的感情
宗族
父子
血脈
傳承



  已有 8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