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7℃ AQI:65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8000呎 能見度:7000公尺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80
掌聲鼓勵 : 314

發表時間 : 2020-02-06 23:01:28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枕戈待月》外傳 Ⅱ:英雄搶灘山隴港 --閱讀人次 : 1452



沒錯!他們真的進到廁所跳下糞坑,而且這只是開頭。
五分鐘後第一個蛙人出現,他頂起化糞池上面的蓋子,滿身汙穢的爬上來,唯一出汙泥而不染的,是一雙長期經受地獄般試煉的眼神,也是一種海龍特質吧。第一個蛙人上來後便將蓋子完全移開,並迅速的離開水泥檯面,跳進緊鄰的排水溝裡,這條排水溝比起化糞池來不遑多讓!

排水溝從電影院後面的山壁直直通到這,然後繞過彎道跟王邦家門前的水溝匯合,接著便進入封閉的下水道,馬祖所謂的下水道不過是鋪蓋了水泥的臭水溝罷了。

這條下水道主線通過新社區、新街街口、露天市場後,在廣場盡頭的衛兵崗哨右側出海,那裡的防波堤有個大大的缺口,但整條水道有將近三分之一,它的寬度和高度僅約七、八十公分,一個大人肩膀的距離吧?而封閉擁擠的幽暗空間彷彿人類食物鏈的最底層,或消化系統的末端。

生活中不想看到的,不想聞到的,它通通都有。
在海龍們紛紛像青蛙一樣跳下水溝,排隊等著爬進下水道的同時,一些深諳看戲門道的人,循著偶而出現的活動孔蓋,先一步的往廣場移動,鏡頭跟著他們準沒錯,可我們不是實況轉播,我們是在看現場的!

圍觀的人群爭先恐後的來到盡頭的海邊堤防上,想看看蛙人們要多久才能爬過兩百米左右的『慘無人道』。
我和王邦、澤玉、世宗還有七、八個同學在人潮中聚集一處,臉上盡是興奮的夾雜著同情,又充滿不可思議的表情。

都快過了十分鐘,出口仍然沒有動靜,馬路上倒是來了一台四分之三的中型軍用卡車,
車上載滿裝著石頭的彈袋,還有四位教官,觀眾們非常配合的讓教官走到下水道出口的正上方。
他們一站上防波堤,其中一位翻開文件夾拿起筆來,望著北風呼嘯而過的洶湧海面,靜靜的等待著。

圍觀的百姓愈來越多,一陣騷動中,第一個蛙人爬出洞口,幾個箭步從雜陳的防坡塊上躍下沙灘,幾坨濃稠的深色液體跟著濺入白沙,這時他緊握雙拳奮力大喊:「殺!……」
他宣洩了在場所有人的情緒,那種無須經歷就能令人覺得窒息的壓抑,跟此刻海闊天高的解脫同樣真實。我跟同學們心底悸動的好比要跟他一起吶喊並肩衝進海裡,縱然是陰冷灰暗的十二月天氣。

他帶殺聲衝過沙灘跳進海裡,不一會兒,冒出水面,朝著岸上大叫自己的名字編號,教官用筆在名單上註記,另外兩位教官各自用力丟出彈袋,一個是手榴彈帶,一個是S腰帶扣掛著步槍彈袋,袋子裡裝的全是石頭。

彈袋一落水便往下沉,蛙人向前撈起靠近身邊的那一個,再轉頭,另一個已經不見蹤影,他換一口氣,毫不遲疑的一頭潛入海裡,雙腳一蹬的跟了下去。
水面上只剩急燥卻冷漠的海浪,隨著漲潮澎湃卻無情的一波又一波。

第一個蛙人在水底的時間,似乎超出一般的預期,而且冬季的海洋混濁的像一團濃霧,連個影子都看不到,正當大家有些擔心之際,蛙人在三十公尺遠的後方躍出海面,不但找到了彈袋並已穿戴整齊!
有人鼓掌,有人鬆了口氣。有人喊「殺!」的衝進水裡,第二個,第三個……

前人開路後,下水道裏應該暢通多了,海龍們不斷的鑽出洞口,跳下漸漸被海水淹沒的沙灘。殺聲、報名字編號聲、彈袋入水聲不絕於耳,潛入、浮出,此起彼落。
海上進行的如火如荼,岸邊的觀眾也沒閒著。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人群裡有些見多識廣的『行家』,對眼前的魔鬼特訓提出不少的重點評論。

我跟同學們也好奇的靠了過去,邊看邊聽的增長見聞。
「……剛才考驗的是服從命令,貫徹任務的決心,現在呢?現在要憑體力、耐力了,身上掛石頭,你要不停的游,才能浮起來,尤其冬天海水冰冷,你能泡多久?」
「……海龍蛙人很多是從陸戰隊或特種部隊裡挑選的精英,這樣的優良血統是很講榮譽的,今天任何一個人有一個項目沒過,或是超過時間、規定,那就一切重來,等於今天全做白工,帶回去一定死操、狠操半個月、一個月後再來一次!……」

言者口沫橫飛,聽者津津有味,完全沒注意到背後有四台吉普車開來,在廣場邊上停成一排,連隊長迎上前去打開車門,第一台車頭防撞桿右側立著一塊紅牌,約一般賀年卡片大小的辯識牌,表示車內坐的是將級軍官,校級以下則是黃牌,馬祖能坐紅牌車的只有五到六人。

一位少將下了車,由連隊長跟幾位上校、中校陪同走到港口衛兵崗哨旁觀看,這班海防哨衛兵真不好當,不是海陸兩棲來此大秀戰技,就是眾官雲集到這兒視察,兩個對哨衛兵敬完禮後,呼吸越見急促,額頭快要出汗了。

連隊長比手畫腳的報告完,高級軍官們邊聽邊看的輕輕點頭,偶而微笑的指指點點話也不多,絕對不像我們這邊,我們這兒似聽人說書般的熱烈。
「當然不同!雖然是上司,但不是直屬關係,比較像是支援的友軍,他們有自己特殊的任務,像到大陸摸哨、滲透什麼的。」行家再次摘要點評。

大概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長官們上車一起離開。
隊長恭送完畢走回原來位置,一位靠近他的老人轉過頭來,操著馬祖國語,用老船家的口吻對他說:「今天風浪大,又正好漲潮,人很容易嗆到海水,體力很快會用完,有人嘴唇已經發白發紫了,不早點收,天黑下來起霧,海象更糟。」

隊長微笑沒有回話,望著載浮載沉的蛙人佈滿海面。殺聲也已停歇,洞口前只剩一堆隆起的穢物垃圾,他看完手錶召來幾位教官,一陣交頭接耳,然後各自就定位。
兩個衛兵移開路中的鐵刺網拒馬後,六個教官在兩個崗哨中間一字排開,手持文件夾的教官繼續往下走,走到水泥馬路斜嵌進沙灘的最前端,按原先順序大聲唱名。

原本延著海岸線的觀眾,現在則湧到教官後頭,圍成一個很大的半圓形,我和同學們鑽進內圍,視線一覽無遺,小朋友個兒矮,不會擋到別人。
人群尚未站妥,好戲已經開鑼。


第七回 無數個十三太保

遊子胡雲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