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靄  溫度:21℃ AQI:37  風向:北 風力:12級 南竿雲高:500呎 能見度:5000公尺 北竿雲高:600呎 能見度:3000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維倫(金伙)

林維倫(金伙)友善列印



張貼者
金伙 
高階會員 


來自 : 馬祖南竿
註冊 : 2020-03-29
發表文章 : 173
掌聲鼓勵 : 280

發表時間 : 2022-02-26 10:38:36
FORM: Logged


金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金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輪椅上的挑戰 (九~五) 林維倫 --閱讀人次 : 518

輪椅上的挑戰(九~五) 林維倫


本文原載於民國六十三年九月十六、七、八日中央日報副刊,曾引起熱烈迴響,那是我唸臺灣師大國文系二年級時發表的,
當時用的是筆名:東方雲


校外的各種慶典活動!我們總是儘量的找機會參加。有一次!爲了慶祝  總統華誕!鎮上辦晚會。我們的女高音昂然上臺!當最後的一個音符消失很久之後,臺下才如夢初醒似的爆起如雷的掌聲。最後,她竟然是流着眼淚被扶下臺階的——那是興奮與快慰的眼淚!後來她告訴我:她多麼盼望:當生命的終點到來,當她向人世揮手道別的時候,她的奮鬥與成就,也能像這樣贏得肯定和喝采。


跟一般同年齡的青少年比起來,我們可能會想得比他們多,看得比他們遠;這或許是由於我們的旅途比較坎坷的關係吧!逆境,總會把人鍛鍊得更沉重著,更老成的。


在學校裡,每逢星期例假,經常有一些年輕人從很遠的地方跑來跟我們一起玩。他們的熱誠,實在令人感動,在我剛入學的那段時間,的確很希望看到他們,因爲,他們總會帶來不少的禮品送給我們;有吃的、有用的,還會帶我們玩。 不過,到後來——尤其是快要考試的時候,眞有點怕他們來。在他們來講,可眞是犧牲了寶貴的假期,本着一片熱忱而來,在精神上和物質上都付出了許多。看他們那種誠懇的樣子,實在不忍心辜負那一番好意,因此只得跟着大夥兒一起玩 「大風吹」,唱「當我們同在一起」;而事實上,心底却急得要命。功課沒有趕完,考試擺在眼前,怎能玩得下去呢?


他們一來,難免會問東問西:「告訴大哥哥,你是什麼時候得病的?」(其實,看他的年齡,只够做我的小弟弟!)
「怎麼會引起這麼可怕的病呢?」
「有沒有請醫生治療?」
「起居休息方面的難題,你是怎麼處理的?」


——問來問去,總是這一套。同樣的說明, 同樣的答案,不曉得要說多少次,實在叫人不耐 煩。我眞想弄一捲錄音帶,在他們開口以前,就放給他們聽,免得彼此都浪費唇舌。


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很怕看到那種憐憫的表情。可是,有時候他們偏偏會冒出那麼一句「好可憐啊!」好好的心情,往往就被這麼一句話「炸」得無影無蹤。


我們肢體雖有缺陷,但是却不要人家來可憐,也最怕別人以異樣的眼光看我們——又不是怪物,有什麼好看的?要曉得,我們也有自尊,爲什麼不給予我們應有的尊重呢?如果眞要把溫暖帶給我們,爲什麼不先考慮考慮我們眞正需要的是什麼?


目前物價上漲,有些支架高達三千多元,一部普通的輪椅也六千塊錢;一些家境清寒的同學由於做不起義肢,買不起輪椅,以至於無法進行體能的復健工作,甚至於連移動一步都力不從心。有一次,YKK拉鍊公司捐了一筆錢給我們學校,校方就把這筆錢連同以前所收到的贈款,設立了「復健基金」。靠着這一基金的幫助,我們的同學有的獲得了夢寐以求的支架,有的坐上朝夕盼望的輪椅;從此,不會跌得鼻青臉腫,不再爲行動而擔心。這樣適切的援助,給我們的鼓舞,又豈是一同玩樂所能比擬的?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