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靄  溫度:22℃ AQI:61  風向:北 風力:14級 南竿雲高:700呎 能見度:4000公尺 北竿雲高:1000呎 能見度:4500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維倫(金伙)

林維倫(金伙)友善列印



張貼者
金伙 
高階會員 


來自 : 馬祖南竿
註冊 : 2020-03-29
發表文章 : 167
掌聲鼓勵 : 275

發表時間 : 2024-01-27 06:59:56
FORM: Logged


金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金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新修版)阮郎歸— 詞賀馬祖西莒志士林銀官歷劫安歸 林維倫 --閱讀人次 : 636

(新修版)阮郎歸——
詞賀馬祖西莒志士馬祖中學同窗林銀官九死無悔氣壯山河、終能歷千劫而安歸 林維倫




奉符冒死為中華,
一心護漢家,
飽經千劫志朝霞,
上蒼佑孔嘉!

甫束髮,惠添加,
樸誠品眾誇,
遍身萬苦猶平沙,
福祥至八遐!


馬祖中學53級(第五屆)王榕樂學長非常熱心,特地把跟我有關的民國51年及53年馬祖日報剪報傳給我,至為感激!






沒多久,馬中54級同學群組有成員也上傳同一份民國51年剪報,那是我們班(第六屆 54級)那一年錄取名單;剪報面世後不久就有回應:


陳瑞華問:
榜單中正取
林銀官
曹常武
劉金寶
黃天富

備取的
林金瑞
王依容
劉金官

這幾位是那位同學的同學?
大概不是南竿人吧!
我都不認識他們。


張鷹瑞回應:「林銀官初一甲班西莒,劉金寶馬祖國校」。


林以福進一步說明:
「林銀官我知道,他在我們班上過,大概是在二年級以後就沒來讀了,後來我知道他從軍去了,被國防部情報局祕密送到大陸敵後工作,結果被老共抓捕,被關東北牢獄整整十年,出獄後被下放到福州,有一天馬祖鄉親在福州市街上碰到他,回來告訴他老婆,最後還是他老婆把他接回,可說是歷盡滄桑,不過還不錯,回來台灣後沒多久還當選過里長,下次同學會我請他聚聚,聽聽他歷盡滄桑的故事。」

……

在這裡,我要為以福哥加上一點點最讓我刻骨銘心的補充:

先看看諸葛亮把王朗活活罵死的一段短視頻:

「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 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

https://youtu.be/NigofP6kc9A

再回到本題:

林銀官馬中輟學後,並沒有馬上去念軍校。有一段時間在交通車上擔任售票員。他知道我的身世,每次賣票收錢時都跳過我,讓我省下車資一元——他從來不明說,只是用行動表示: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一定盡我所能——當然我也只能暗暗感恩在心底,只能用眼神道謝,這一切都心照不宣、盡在不言中!後來,他何時不賣票,又到了哪裡,我就不知道了。

只是,我很好奇,那時候,他最多不過十五歲吧,在那麼小的年紀,就知道「規外圓融」、「身在公門好修行」,為這個世界增添一份溫暖;對比那些以正義使者自居、把霸凌弱勢視為當然而從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的朽木禽獸,和狼心狗行、奴顏婢膝、卻「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整人為快樂之本」的「一臉正氣」官僚嘴臉,相差豈可以道里計?

TMD,這種轉了髮夾彎的正義,用一句歇後語來形容,簡直入木三分——狗咬叫花子:畜牲也欺人!這種豬頭根本就一句話形容完了:
一雙冷眼向螃蟹,看他橫行到幾時!
約翰福音8:3-11 CUNP-神 紀載:有人想陷害耶穌,就去問他該拿撒瑪莉亞一個淫婦怎麼辦。(原來按猶太人的規矩,該用石頭打死她。)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當那些人一個個離開後,耶穌對那女子說:「我也不定你的罪。」
對比那些以正義使者自居、把霸凌弱勢視為當然而從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的,我要問:你們之中誰有資格用石頭打死她?



曾經有「法外開恩」、「規外圓融」、「身在公門好修行」的視頻,內容是:


一個單親媽媽,為了趕緊照料十個月大的女兒,來不及按規定停,居然收到200美元的通宵罰單,她繳不出來,因而被送上法庭。
法官問明原委,用善心人的捐款,幫她繳了罰單,並且跟檢察官討論後,當庭再給50美元現金、以備日用,讓那位單親媽媽感動得頻頻拭淚……(因為版權關係,短視頻無法在本文顯示)


對於這段短視頻,我的一位在高職教國文的學生傳來一段話:
犯罪有一種是不得已,所以法官要明察秋毫,但現在很少法官會這麼做,知道罪犯的背景後,還要有社會資源來幫助罪犯,整個是個知道互相支持的環境,如此就能減少很多社會問題。


現在,我們班出了這樣一位歷劫歸來的英雄,政府一定會給予崇榮的殊遇吧!


因為美國人是這樣尊崇歷劫歸來的英雄的:
角逐白宮大位的越戰俘虜 美國政壇重量級人物馬侃的傳奇一生:
美國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年輕時曾在越南戰場被俘,1973年3月獲釋返國,尼克森總統親自接見(AP)





他獲得數個勳章殊榮,包括等級最高的「銀星勳章」(Silver Star)、3枚褒揚英勇事蹟的「銅星勳章」(Bronze Star)及2枚讚揚戰功的「紫心勳章」(Purple Heart)。
https://www.storm.mg/article/482209?mode=whole

而在社會上,美國的軍人也普受尊敬,試舉一例:


主題:《愛》

我把手提行李放在座位上方行李箱後,就舒服地坐在自己位子上,打開一本自帶的小書打算看它幾頁。今天飛行時
間將會很長,除瞌睡之外,帶本自己喜愛的書打發時間絕對是明智選擇。我心裡這樣想著。

飛機起飛後大約一小時,機上廣播將開始販售午餐便當,每盒美金五元。我想到達目的地還有幾個小時,不如買個
便當填飽肚子再說。當我伸手拿錢包時,聽到一個士兵問他同袍是否要買便當?得到回答是:不要啦!一個要五塊
錢,貴了點!等到了基地再吃吧。一個這麼說,其餘也都不約而同點頭同意。我在一旁聽到,也看在眼裡,心想:
這群年輕孩子也真夠省!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腦際。

我起身走向飛機後面,從錢包取出一張五十元鈔票給空服員,輕聲的說:請給那些士兵一人一個便當。空服員接過
錢拉住我的手緊緊握著,聲音有點激動地說:我的兒子剛被派到伊拉克,妳這麼做就好像是為他而做。

於是她提了十盒便當,走向士兵,把便當一個個分送出去。當她經過我座位,我正要向她再買一盒給自己時,她卻
停下來問我:妳喜歡哪一種餐,牛肉還是雞肉的?我答:雞肉。我有點迷惑,心想她幹嘛這麼問?過一會兒,只見
空服員端著頭等艙餐盤走到我面前說:這是為了感謝您所做的。

我受寵若驚地接受這個好意!當我用完餐後,我去飛機後面的洗手間。有一中年男子叫住我說:我看到妳剛才所做
的那件事,我有認同感。我想參與一份請把這個收下,他給我二十五元,我在驚訝中收下了。

我回到座位,就看到機長走過來,邊走邊看著機上標示的座位號碼。我希望他不是找我,可是我注意到他只看我這
一排。當他走到我座位前停下來,並微笑著伸出手說:這位女士,我想和妳握手。我解開安全帶站起來,伸出手。
他用雙手握住,用宏亮的聲音說道:我以前也是軍人,是軍機飛行員。還在服役時,有一次也是在飛機上有人買了
一盒便當給我,只因為我穿著軍服。這使我終身難忘的恩惠。

他一說完,全機乘客響起掌聲,我的臉一陣燥熱,刷地一下紅了起來!稍後我走到飛機前面去伸伸腿,舒展一下久
坐的身子。有個坐在我前六排的女士伸出她手,等著要跟我握手。我伸出手,她也塞了二十五元在我手裡。我大方
收下了。

飛機降落後,我把我行李收拾好準備下機。我走到機門前時,有個人叫住我,逕自往我提著行李的手裡塞了東西
後,不發一語地轉身離去。又是二十五元。

進到航站後,我看到那些士兵正在集合準備出發前往基地。我向他們走去,把剛才飛機上乘客塞給我的七十五元交
給其中一位士兵,委婉地說:你們到基地還需一段時間,這點錢只是大家一點心意,剛好夠你們喝杯咖啡配個三明
治什麼。上帝祝福你們。

十個年輕人帶著全機旅客的愛與尊敬離開航站。我看著他們一個個挺拔的背影,默默在心裡祝禱他們能平安地歸
來。這些士兵把自己生命獻給國家,而我們這幾份餐點,算得了什麼!

退伍軍人就是,在他生命某一段歲月,開了張空白支票給國家,上面金額是“最高包括我的生命”——這就是榮譽!

台灣有太多人,不瞭解「榮譽」是什麼!以上為轉傳文章,作者是美國人。原稿本是英中對照,很佔版面。特地將
中譯部分重新抄錄,得以分享。希望讀後有所啟發。

最後有一段轉傳者讀後心得,一併錄下:

一國人民是否有愛國心,就在於他或她對本國軍人是否尊重。如果一國人民存有一群不尊重本國軍人的人,那麼這
個國家一旦發生戰爭,將不戰而敗!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我們的軍人普獲尊崇嗎?我們在敵後九死一生28年,獲釋放歸的忠貞情報員,居然不准入境:

粱蕾 報導 / 台北市

  林正杰的父親林坤榮先生在敵後工作二十八年後,終於得以返台定居。林坤榮先生回家之後才發現,離家時才四歲的兒子林正杰,現在已經是台北市的市議員了。

  剛接受完訪問,林老先生口中的老婆張月鳳女士從醫院中回來了,滿懷著愛意,替多年不見的愛妻整理整理衣服,林老先生也滿懷愛意,同樣為妻子整理衣服,這麼多年來的相思就化在整衣、牽手和長長的凝視之中。兩個人緊握著雙手,似乎在說「這一次再也不分離了」。

為了對這位潛入敵後為國家工作的英雄表示致意,台北市議會也送了鮮花,恭賀林家從此ㄧ家團圓,重享天倫之樂。
https://news.cts.com.tw/cts/politics/198304/198304191735900.html


《我們一起走過》歸鴻--“敵後特情員”林坤榮2019030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rUcv1lnt-E


【歷史上的今天】1983.04.19_林正杰敵後情報員父親獲釋全家團圓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E6%9E%97%E6%AD%A3%E6%9D%B0%E7%88%B6%E8%A6%AA&rlz=1C1VIQF_zh-TWTW954TW954&oq=%E6%9E%97%E6%AD%A3%E6%9D%B0&aqs=chrome.3.69i57j46i512j69i59l2j0i512l6.13156j0j15&sourceid=chrome&ie=UTF-8#fpstate=ive&vld=cid:99b7eb3f,vid:bJSX_KJ0wR8


https://baike.baidu.hk/item/%E6%9E%97%E5%9D%A4%E6%A6%AE/7235357
回台灣半年後,林坤榮開始撰寫回憶錄《歸鴻:一個敵後情報員回憶錄》


林正杰(1952年11月8日-),生於中華民國台灣省雲林縣,祖籍福建省漳州東山縣。中華民國政治人物,早期曾為中國國民黨籍,參與「黨外運動」,為民主進步黨創始黨員之一,有「街頭小霸王」之稱。後於1990年退出民主進步黨。2016年恢復國民黨籍,2019年無法接受國民黨總統初選結果因而退黨。

維基百科
林正杰
曾經擔任台北市議員,任內與陳水扁、謝長廷被稱為「黨外三劍客」。後出任新竹市副市長、立法委員、中華統一促進黨黨主席、百萬人民倒扁運動第一任理事長「紅衫軍自主公民協會第一任理事長」。
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6%9E%97%E6%AD%A3%E6%9D%B0


民國45年4月9日,林坤榮將300美金,交給送他去大陸的情報局華參謀(另外政府會給4000),請求轉給太太作為生活費,但28年之後,才知道太太並沒有收到這2筆錢,那麼,錢去哪裡了?

林坤榮因為有個不依不饒的台北市黨外市議員林正杰、和媳婦名歌手兼名主持人楊祖珺,民72年4月19日放話如果不准入境,全家就要在機場拉白布條抗議,因此才獲准成為第一個如願回台的敵後特工(不准入境沒說出口的理由是應該不成功便成仁——你根本就不應該活著回來——要做文天祥才對!這不叫冷血,什麼才叫冷血?)
,要當事人抗議了才批准,哪不叫貝戈戈,什麼才是貝戈戈?我不僅要問:你自問憑哪一點夠格?你行嗎?老實說:我看差得遠!。

如果沒有時任台北市議員的林正杰,威脅要拉白布跳在機場抗議,林坤榮先生能回家嗎?「問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有人告訴林坤榮,當年同階的某某現在已是上將,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哦!」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有關當局,這不叫冷血,什麼才叫冷血?
依照情理,林坤榮先生應該獲得晉升、授勳、補償同階升遷的薪水,頒發巨額獎金、並公開表揚,這樣才能激勵人心、鼓舞後進,才會有更多志士前仆後繼、奮勇爭先。不是嗎?但是、但是啊但是,他獲得的只是28年的中尉薪水!然後、然後啊然後,然後就不聞不問了(關鍵人物國防部情報局有單位 有職稱 林正杰應不難查出究竟是何許人也!至少那一筆為數不少的安家費要說明哪去了)


現在,回到本文主題:


阮郎歸————詞賀馬祖西莒志士馬祖中學同窗林銀官九死無悔氣壯山河、終能歷千劫而安歸

莒光鄉本來就是東海部隊等游擊健兒的駐地,東莒、西莒兩個兄弟島到處都是剽悍勇猛的鬥士,武器裝備、槍砲彈藥、精神標語更是所在都有(本文所有照片,都分別取自莒光鄉志和馬資網):

《史記 張釋之馮唐列傳》:「不知其人,視其友」這句話可以與《易經.繫辭上》「物以類聚」互相參證;但還可以從另外一種角度理解:你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誰在一起。

因此才會有以下的諺語出現:
跟好人,學好人,跟討飯的睡廟門!

和什麽樣的人在一起,就會有什麽樣的人生。
和勤奮的人在一起,你不會懶惰;
和積極的人在一起,你不會消沈;
與智者同行,你會不同凡響;
與高人為伍,你能登上巔峰。
跟豪傑共處,你會成為英雄!

就是這「忠貫日月,氣壯山河」的巍巍之島,天天耳濡目染,日日環境薰陶,會出現像林銀官這樣甘冒萬險赴敵後、而且精忠自許、九死不悔的志士,也就根本不足為奇!

種福培福,神明共鑒;蒼天護祐,福澤綿綿!苦盡甘來日相迎,是天理,更是人情!

老天有眼,林銀官歷劫安歸,一家團聚,還選上里長;人虧天補,古有明訓,不管有沒有勳章、不管有沒有補償,能平安團聚,就夠了、就夠了,就能讓我們由衷為歡呼了!做人的態度是一致的,依他「身在公門好修行」、「給人方便等於給自己方便」的理念,必定「以慈悲處處給人方便,以智慧時時修正偏差。」、「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方便、給人希望!」,當然會廣結善緣,後福無窮;也必然斷橋能逢舟渡,危難總有救神,一切能逢凶化吉,處處必遇難成祥——這也是我們同學所日夜為他默禱的——我們全班都以林銀官為榮!














《勿忘提燈人》
作者: 羅松芳
國家安全局處長檢座
2014-10-14

今天休假在喜來登飯店台北西門扶輪社說故事:永遠不要忘記在黑暗中曾替你點過燈的人。

今天想要和扶輪社的大家分享的故事是38年前發生在我身上的往事,我要與各位介紹我生命中的貴人,當我行走於黑暗的人生之途,替我點了一盞明燈,進而使我的人生轉折。如果我現在有所成就,都必須歸功於當年他的鼓舞及幫助。

我生長在雲林縣麥寮鄉沿海地區,那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地方,很幸運因為1968年台灣開始實施九年國教,所以當然有受國中教育的機會,我是國中第一屆,但是當時並沒有受到完整的啟蒙教育,當年國中畢業還不會說國語,我又不是一個特別聰穎的人,國中畢業考不上高中,高中畢業考不上大學,中輟再中輟,念大學對我而言,簡直遙不可期,家人早已為我在我退伍後籌劃了工作,那就是養豬。

1976年在新北市五股區憲兵學校勤務隊,我以二等兵的身分服役時認識了當時的排長兼英文老師黃安斌,他是台大土木工程系畢業的預備軍官。他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我生命中的轉捩點的主角,在我黑暗中替我點過燈的人。我和黃安斌在部隊中萍水相逢,在部隊中結識,卻能一見如故,成為彼此推心置腹的肝膽之交。他教了我如何彈吉他,教了鄉下小孩的我怎麼念kk音標,到其他連隊上英文課,讓我學會如何背單字,唱歌學英文。原本對於人生很迷惘,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的我,因黃安斌持續的鼓勵,告訴我要追求卓越,勇往直前,要以「成為一個領導者」為目標,要日益精進自己的能力,勇敢的踏上自己人生的康莊大道,也因為如此燃起自己退伍後繼續求學的念頭。

1977年8月黃安斌退伍飛往美國,以半工半讀的方式攻讀博士學位,而我們持續的書信往返,不曾斷過聯繫,繼續求學的鼓勵未曾中斷。 1978年在我自憲兵學校退伍前夕,黃安斌知道家人對我繼續求學的期待不高,並且計劃要我在家中農地建築豬舍,建築豬舍的材料甚且已準備完成,要我從事養豬的工作,並不支持我繼續念書,於是他在當時,寄了一百塊美金的匯票給我,叫我先以這筆錢拿去好好念書,準備大專聯考,不要浪費時間,不要放棄繼續求學的計劃。

我收到了這一百塊美金,內心充滿感動,這可是他在美國打工賺取。因為黃安斌從小父母雙亡,無依無靠,自大學念書全部都靠自
己從事家教養活自己,更遑論在美國的生活。這一百元美金的匯票當時我到中央銀行兌換了們4000台幣,當年上兵退伍的
我月薪700。這百元美金對當時的黃安斌而言,有如當時台灣首富王永慶的一百萬元。我收了這百元美金,下定決心,我絕不讓王安斌的苦心白費,無論如何,克服困難,我要繼續念書,我要追求卓越。我拿著兌現後的這筆錢,去報名了補習班,


進入了輔大法律系就讀。事隔近四十年,當時拿著他寄給我的一百塊美金匯票的感受,我的感動仍猶如昨日,淚水奪眶而出的感覺,皆歷歷在目。在輔仁大學求學的過程中,持續的和身在美國的黃安斌連繫著,我們橫跨著地球的另一端,傾吐著沒有隔閡的彼此。求學的過程中,有挫折,有成就,有跌倒,有淚水,一些點點滴滴,我都賦諸於文字和黃安斌分享著。黃安斌也持續的給我支持和鼓舞。


1984年輔大法律系畢業後,在司法特考的激烈廝殺中,接二連三的挫敗,我逐漸的失去對自己的信心,不敢去再跟黃安斌連
絡,覺得很羞恥很挫折,不敢去面對他對我的支持和一個傷痕累累的自己。我們逐漸斷了聯繫。在歷經了五年的寒窗苦讀,不顧一切的努力之下,1989年4月我終於雙榜考上了司法官及律師。金榜題名的我,當下只想和給我一百塊美金補習費的黃安斌好好道謝,並譲他知道他對我的鼓舞及幫助沒有白費,心中的感激之情滿溢而出,我急著找尋他,卻怎麼也尋不著。當時根本沒有網路也沒有手機,透過一切管道我仍然尋他不著。事隔多年,這件事情就被我放在心底,我不曾遺忘過。

2009年初,此時我已升至高檢署。歷經自屏東地檢、新北地檢、新竹地檢,至現在的台北高檢暑,檢察官及主任檢察官的生涯
,如果沒有當年黃安斌鼓舞及幫助,不會有現在的我,我可能是雲林鄉下某一角落的養豬人家。在某日的午後,辦公室播著教父
的主題曲,絲竹之聲,瞬時勾起了往日和黃安斌結識在部隊的種種,這首歌是當初我們一起在憲兵學校播著吉他的弦線彈唱著
,哼著,笑著。一股衝動直逼我,我還是很想要找到他!還是很想要對他道謝!用著辦公室的電腦,用鍵盤上期待又害怕的敲
打新注音,google了黃安斌的名字。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google的結果,黃安斌現職教交通大
學土木工程系的教授,看著網頁上他的相片,他變老了,但我肯定的知道,他就是黃安斌。我立刻依照網頁中的電話打了電話,但鈴聲響到底,他沒有應,不死心的我在語音信箱留了話,我真心殷切的想見到他。等待,雖漫漫長夜但值得。第二天黃安斌回電給我,數日後我們相約在台北市復興南路的福華飯店會面。約會當日黃安斌太太在飯店一眼認出我,對著我說,過去常常在電視上看到我,黃安斌都會為了我的成就感到驕傲,我不解的問黃安斌,當時明知我同在新竹地檢任職主任檢察官,而他就在交通大學任教,明明相去咫尺,為何不見我一面?他道:「我從來不覺得那一百塊美金是什麼大恩大德,我父母早已雙亡,也曾得到貴人無私的相助,我當年待你如是,即是將這分幫助他人的美德給傳承下去,並不是出於對價性的恩給。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在你功成名就之時和你相會,我不知道你仍然記得我,也不求你記得我。」

聽完黃安斌這番話,我甚是激動,我娓娓道出了考上尋他尋不著,還有我們彼此斷了聯繫這20多年來的點點滴滴。


2010年黃安斌因時常和妻女及岳母分享我和他在當兵的種種,黃安斌的岳母對我們交往的故事非常感動,就在我9月19日生日的
那天,召集了我們二對夫妻及他的二個兒子,為我慶生並告訴他二個兒子這個故事,建議有人將這個珍貴友誼及助人美德的故事
撰文投書報刊雜誌,闡揚傳承出去,這也是我多年來的想法但一直沒有去完成。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曾在我黑暗時替我點過燈的人,2012年2月12日,與我同是檢察官的大女兒出嫁之日,與其醫生夫婿跟我跪別之際,我諄諄教誨著她,要她在離開這個家,和自己的先生共創新家庭,踏出社會,也千千萬萬不要忘記,那些曾經在我們最需要幫助,最低潮時替我們伸出援手的人。更不要吝於幫助及鼓舞身邊的人。


王立德醫生對這個故事非常威動,也因為這個故事和黃安斌成為好朋友,要我今天和大家分享這個一百塊美金的故事,就是如黃
安斌所言【將這分幫助他人的美德給傳承下去】,我也藉此了卻多年來的心願。謝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希望大家能夠懷著幫助
他人的善心,不吝對身邊需要幫助人,伸出援手,因為你我的一念之間可能就足已轉折一個人的人生。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