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陰天 溫度:15 ℃ AQI:43  風向:040 度 風力:級 南竿雲高:15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莒光弟兄

莒光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2-16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西莒營部連兄弟來簽名.. --閱讀人次 : 69248

外島的跳板新訓中心─想必就是"金六結"吧!
57砲長 wrote:
當時要接營參二都要去南竿梅石幹訓班受情報訓,而我們那期剛好指揮官是參二升上來的,然後在結訓前視察,就有個很白目的同梯問指揮官結訓後是否掛下士,結果指揮官根本搞不懂人事,所以問了一下幹訓班輔導長,輔導長及事實稟報,因為營部參二為上 兵缺,結果指揮官要求再延訓受士官訓,於是乎我們這期,很特別的一期回到連上就掛下士了,當然那白目同梯就經常被兩棲海龍及憲兵晚點名(我們那期有兩個兩棲海龍,一個在東引一個在南竿,還有一南竿憲兵,在當時他們三個都已破馬冬了,被留訓當新兵操當然幹,好在幹訓班隊長當場宣佈海龍及憲兵免測,否則那白目同梯下場不知如何)


看了砲長的經歷讓我想起從前在營部連也有一位接參二的學弟
到南竿去受情報訓,他受訓很晚,晉升更晚,當他升士官的時
候好像已經是破馬冬了。他的名字叫魏x良,這個名字直接讓
我聯想到明朝末年權傾內外的宦官魏忠賢,大忠大賢的名字背
後卻是一個大奸巨惡。這位學弟的性格也是比較拗,不過沒有
我拗啦! 畢業的學校高雄工專其實離我家並不遠。他同樣有一
個悲慘的菜鳥生涯,是不是因為悲慘的菜鳥生涯使他決定轉換
跑道當士官去我不知道,不過他菜鳥的時候我倒是經常說他,
當時他洗碗的時候總會載上一付手套,動作慢慢來,我就對他
說:"我看你兩塊盤子要洗多久?所有人就你最聰明。"不過想
想自己菜鳥的時候不也是這幅德行嗎?哈!哈!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57砲長 
高階會員 

57砲長

註冊 : 2007-12-30
發表文章 : 136
掌聲鼓勵 : 201

發表時間 : 2009-02-16
FORM: Logged


57砲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57砲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是的,外島的跳板正是金六結,我跟我弟弟都在同一個中心也都抽到馬祖遊魂,我在莒光,他在北竿,差了一年先後到前線報到無言當時我已經調離營部連到三連,我還特別請連長幫我問是否可以將我弟調到同單位,結果指揮部的回答是"只有志願役士官兵才享有這權利"欠揍,想到這就一肚子火生氣!不過我弟後來也進了南竿幹訓班,你說巧不巧加油

現在只要去受情報訓就可以升下士?真好!

我上星期與設備商開會,居然碰到我文中提及的2個海龍蛙兵的其中一個,您說巧不巧很樂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9-02-16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麥克喇叭學長:
您說的那一位應該是我同梯的吧!!(1689大)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他不是有段時間在管營部KTV嗎?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馬防部莒指部1B2C--1689大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3-08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隨著雪隧的開通,從台北到宜蘭坐巴士也不須要一個小時,現
在又流行騎腳踏車當休閒活動。幾天前突然有一個想法─乾脆
就到宜蘭去騎腳踏車,那選哪一個點呢?礁溪、宜蘭、羅東?
礁溪算是小時候跟著大人參加遊覽的必經景點啦,羅東去年為
了買一把號角我去過好幾次,宜蘭的金六結我倒是很想去看看
,最多在莒光的弟兄同袍都出自這個營區。當天出發的時候就
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坐車到了宜蘭,邊騎單車邊問路,還沒
找到金六結營區就先看到一家樂器行,我是當然要進去尋寶的
,老板介紹了好幾把小喇叭,玩了好一下子,出來肚子也餓了
,特地到悟饕去吃了一個鯖魚便當。眼看天色也晚了,趕緊去
找此行的目的地金六結。到了金六結營區大門口才驚覺所有台
灣本島的營區都長一個樣子,從門面的衛哨到一眼望進去的景
觀根本說不出有什麼不一樣,別的地方就不用再探索了,想必
是就高高的圍牆上面再架幾條鐵絲。本想拍個照片留念,後來
一想營區不能拍照而且衛兵就在前面也就作罷。想想在外島的
哨所、據點哪有什麼圍牆,營區的邊界大抵就是拉個鐵絲網或
種個灌木叢,經過的時候營區的時候景觀一目了然,所以印象
中每個據點都有不同的風貌。看來本島和外島還是有很大的不
同。
回到家裡上網查了一下樂器行老闆跟我介紹的一款捷克出產的
小喇叭,發現這是老共在60、70年代軍樂隊使用的款式。這一
趟宜蘭行真是兼俱運動、休閒與知性。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3-28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平常在電視節目中經常會看到一些人講"軍中鬼話"的,說也奇
怪沒當兵對軍中鬼話覺得很好奇、很有感覺。等到自己當了兵
才發現在軍中從來就不會去想到鬼,也不覺得鬼有什麼可怕。
比如說我在營部連一直到退伍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哪裡看到鬼,
就算是其它營區的靈異事件也很少聽說。照理說在莒光地區意
外死亡加自裁身亡的人數累積起來也有一定的數量,冤魂應該
是不少的,但想想從前一個人摸黑出去辦事或三更半夜自己起
來上哨從來就不會想到碰到鬼的問題,出事的營區也是一直在
住人。或許我們對於鬼魂的害怕在於我們對祂陌生的緣故,對
於自己的營區或者熟悉的地方感覺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自然
就不會有什麼害怕的感覺了。比如說,我就曾聽說一營二連的
中山室晚上黑潻潻的空無一人,裡面卻鬧轟轟的開party一樣
。但當大家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就像講笑話一樣沒有一點驚懼,
也不見一營二連的人嚇得屁滾尿流。或許在軍中,和鬼比起來
,人要來得可怕一點。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57砲長 
高階會員 

57砲長

註冊 : 2007-12-30
發表文章 : 136
掌聲鼓勵 : 201

發表時間 : 2009-03-29
FORM: Logged


57砲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57砲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說到這,我一直想知道龍虎山莊到底發生了啥事??退伍前有去過很陰森,也聽以前學長說過是被陸鬼摸掉的?但留下的傳說很少!蛇島也是!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9-04-01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57砲長 wrote:
說到這,我一直想知道龍虎山莊到底發生了啥事??退伍前有去過很陰森,也聽以前學長說過是被陸鬼摸掉的?但留下的傳說很少!蛇島也是!


小弟我正好是一營二連的,我把我所知道/聽到的版本和各位大大分享,如果有錯誤或疏漏,再請補充或糾正.

先說龍虎山莊好了.聽說是因為衛兵打瞌睡,導致整個哨所的同袍都被摸掉,後來那個衛兵就自殺了,後來就埋在中山室那裏.然後就傳出一些靈異的事件.
在我當兵時,曾進去裡面看過,大門一進去的中山室地上,確實看到有隆起的狀況,感覺就像曾經埋了甚麼東西在裡面的感覺,只是沒人敢去挖開來看,也看不到墓碑.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馬防部莒指部1B2C--1689大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9-04-01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至於蛇島,聽學長說,蛇島原本是個班據點.有個通道通往32據點下寢室(五七戰防砲砲陣地)在以前那個年代,對岸水鬼會過來摸哨.有一次,蛇島駐軍抓到對岸一個女水鬼,把她輪姦完了以後,不知道是放她走還是被她逃走,總之後來她就帶著其他水鬼回來報復,把整個哨所的人都摸掉.
後來為了避免水鬼經由通道摸到32據點來,就把通道從32據點這頭給封掉了.從此蛇島就沒阿兵哥駐守了.
我曾在32據點站過觀測,那時候用高倍望遠鏡看蛇島方向,可以看到有一個射口,上面還留有一段粗麻繩,聽說就是從那裏爬進去的!!
當初我是全據點最菜的士官,被安排睡在下寢室,在我放黃埔大背包的雜物間,靠牆的那一面有用木板封住,我曾經試著去敲看看,確實中間有類似坑道的範圍,聲音和其他地方不同.想必那就是通道出入口,事隔多年,亦無從證實.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馬防部莒指部1B2C--1689大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9-04-01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聽學長說,32據點下寢室的五七戰防砲砲陣地,半夜會有人在跳砲操,還有,曾看過據點內有一台殘破不堪的收音機,學長信誓旦旦的說,曾經在三更半夜聽到收音機裡傳來30年代的老歌!!
只是我在32據點待了大半年,一次也沒碰到過.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馬防部莒指部1B2C--1689大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4-02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說到了"大專豬"想必是每一個連隊都會有一些,身為"大專豬"
的一份子,在這倒想和大家探討探討"大專豬"的起源和基礎。
"大專豬"所呈現出來的狀況無非是"體能不好"、"要求特別多"
、"不合群"、"事情做不好"、"理由一大堆"。
說到"體能不好",大概是緣於在學生生活缺少體能方面的鍛練
,平常主要作習在於課業和無關體能方面的活動,體能方面的
活動讓人覺得太累了。
"事情做不好"在於大專生入伍前大致以學生生活為主,沒有經
歷過社會歷練,脫離了學生生活作什麼其它的工作都覺得生疏
、不得要領。
"理由一大堆"當然一方面是為了推卸責任。一方面是大專教育
著重思考的訓練,大專生遇到問題總會先作一番思考、探討,
並作出自己的見解。而事實上軍中講求"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根本不容許你有什麼思考的空間,更不容許你講一些什麼阿
沙布魯的。
"要求特別多"在於學校教育所傳授的知識層面比較趨向理想化
,使得學生對於人生、社會有比較崇高的道德標準,面對血淋
淋的現實社會的制度不健全和產生的黑暗面不能接受,不能適
應。

綜合上述原因,"大專豬"真是"不合群"。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57砲長 
高階會員 

57砲長

註冊 : 2007-12-30
發表文章 : 136
掌聲鼓勵 : 201

發表時間 : 2009-04-02
FORM: Logged


57砲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57砲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浩林兄所述與我當時的流傳差不多,感謝!!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9-04-03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當我從幹訓班結訓回連上時,有位王排長帶我到各據點熟悉環境,從連部34,沿著37,36,35,32到30,都有靈異故事!倒是33哨好像就沒聽說.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馬防部莒指部1B2C--1689大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4-09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有人說軍中好比監獄;是個臭氣薰天的糞坑,高壓低、人欺人,
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這個說法原也沒錯,只是這個糞
坑有時候也會開出友誼之花。如比說,我在營部連多半時候都
在單幹,和學長衝突、不拿幹部當回事,像我這樣的人當然是
少接近為妙,但對我表示友好的人還是有的,比如說"x杰",
有一天,"x杰"打電話給我說,大家在莒光也算朋友一場,為
什麼沒寫一篇關於他的文章?沒錯,當年在連上他的確幫我不
少,但我之前也說過,我在網上發表文章不是在討好誰,也不
是報誰的仇,只是把我印象最深刻的東西寫出來。當然著墨最
多的無非就是"何x鼎"。其實我對他也不是特別肚爛,過去的
種種現在回想起來反而都成了一種樂趣,而在當年讓我吃最多
苦頭的也不是"何x鼎",而是我的學長們。那為什麼寫他特別
多?只能說和他的一些互動特別能激起一些火花,而且從行為
層面延伸到心理層面。比較起其他同袍,一般的好和一般的壞
之間反而沒什麼深刻的東西留下來。和"何x鼎"就不一樣了,
和他之間的互動可以說是局局精彩,場場special,自然而然對
他懷念特別多。
而今,我只把這些當而一種樂趣,當然,從這些樂趣當中或許
也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4-15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在營部連有些人我不太願意提起,比如說營長所謂的"一營毒瘤"
;樂隊的諸學長們。學弟說學長不好感覺太沒倫理,但終究還是
想來探索這個問題。
什麼樣的人會在當兵的時候加入樂隊呢?各位不妨想想自己在學
校的時候的情景!一是對音樂很感興趣的文藝愛好者,像我就是
這一類。還有一種是在學校為非作歹,已經被記兩支大過準備退
學,於是教官就建議他們加入樂隊記一些功點免得因為操性不及
格而退學,我們樂隊的學長多半是後面這一種的。以上兩種人都
有可能在當兵的時候進入樂隊。當我加入樂隊的時候滿心歡喜,
以為加入藝術團體,進去以後才發覺根本是一個流氓團體。大多
數的學長跟我梯數相去甚遠,在我進入樂隊時就已經不管事了,
跟我接觸較密切的是跟我梯數僅差三梯的周X楹和張x增學長,
而他們正是"一營毒瘤"的核心人物,由他們所主導的集會沒有不
是雞飛狗跳的,這樣技能對他們來說駕輕就熟,因為他們在學校
本來就是壞蛋。身為受害最深的學弟之一的我倒想從另一個角度
來評論這件事:一個戰士應該要有的殺氣在相當程度上就是從這
些火藥味十足的集會中激發出來的。就拿我來說,我是一個大專
兵,學生生涯裡不要說打架,就連吵架恐怕都沒有。那怎麼會突
然在伙房叫人發誓呢?在意念上固然是受了"何x鼎"的啟發,但
另一方面,那股氣勢自然是源自於學長們的激發。
時光荏冉,當年樂隊學長們帶給連上弟兄們的苦難,經過歲月的
沖刷清洗,感覺過去很遙遠。至於那個深受他們潛移默化的學弟
"鰻龍"呢!....................到現在還在放炮!
說起這個樂隊啊!...........該怎麼說呢?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05-01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前幾天我睡覺夢到何x鼎,夢裡的我還在當兵,和他不是同一
連隊,不知道和他有什麼過結,他烙了他們隊上五十個弟兄來
登我,五十個士兵隊型排得方方正正的,就像當兵整隊一樣。
地點在一個空曠的地方,大家都穿軍服沒有帶任何裝備,但都
沒有戴小帽,照理說穿軍服出門是一定要戴小帽的,否則憲兵
一定會記你違紀,但夢境總是比較離奇。他來登我,我也不甘
示弱,拿起了手上長長的竹竿要和他拼命。這個畫面讓我想到
古時候老百姓起義的時候常用的一句成語"揭竿而起"。就在我
比手劃腳的同時,他把我叫到一旁,我近距離的看他,他已經
不是十五、六年前那副模樣,夢中的他似乎也隨著年歲的增長
而容貌略有變化。他臉上還有些鬍渣沒有刮乾淨,看起來就像
一個接近四十歲的中年人。他跟我喬了一下事情,細節怎麼想
都想不起來,總之就是化解了一場衝突。他帶來的五十個士兵
也沒派上用場。
我經常在想,假如我現在碰到何x鼎會如何?狠狠的搥他幾拳
嗎?那是絕對不會的,我倒想和他把酒話當年,但喝酒我是不
行的,喝一杯就會醉,只能喝茶。只是不知道他會如何?現在
的我和他沒有恩怨的問題,只有一段段有趣的回憶和一些過去
的檢討。部隊裡的長官常有一種惡習,一談到部裡的缺失往往
都會說"這種狀況不會在我的部隊裡發生",或是"這種狀況自我
上任以後就都解決了"。真是令人噁心,完全是一派保護自己的
說詞。於是部隊裡便形成一種風氣─不出事比起公平正義要來
得重要。長期如此自然是要出大事的。不要說我老喜歡挖大便
,挖大便是為了確保衛生,糞坑裡的大便難道不挖就沒有嗎?
夢裡的何x鼎來找我和解,那我還要再幹譙他嗎?還是要啊!
幹譙是為了找出問題,人家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又說"歷
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所以說,何x鼎,不要緊張,對
你的幹譙後面還很多。假如你覺得不爽,那就你也幹譙我嘛!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第7頁 (共11頁) 前往頁面 第1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第1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