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 溫度:24℃ AQI:131  風向:current/西 風力:-級 南竿雲高:10000 能見度:6000 北竿雲高:5000 能見度:5000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75
掌聲鼓勵 : 1447

發表時間 : 2018-10-16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向大師致敬】 --閱讀人次 : 1013

 今晨得知相聲大師吳兆南先生逝世,明知是人生衰亡的無可奈何,作為相聲藝術的愛好者,還是覺得哲人其萎,難免絲絲遺憾。

 他們那一代的說唱風格,不管是語言掌握、肢體表情、還是段子傳達的社會人情,輕飄飄的諷古說今。與今日的相聲演出比較,多了一份溫柔敦厚,意在言外;沒那麼直接,沒那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窮盡誇張。

 在馬祖念初、高中時期,正是軍管戒嚴,最為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年代。收音機、照相機之類的電子用品,民間根本禁絕,也不可能從廣播節目中聽到片言隻字的相聲。我最早聽到的相聲,大概都是從村公所一台破爛唱機與沙啞唱片,東一段、西一段拼湊來的。我記得,那位喜聽相聲的軍派副村長姓譚,政戰學校畢業的年輕軍官。

 剛上大一那年,才從外島馬祖來到師大,除了車站到學校的3路公車,對台北一無認識。那時剛開學,系裡辦迎新晚會,當時的系學會理事長念大三,跟我住同間宿舍。這位理事長退伍重考,年紀比我們都大,短小精瘦,一手撞球全系無敵。

 那天他為了迎新相聲節目,也可能為了追求女友,在宿舍搔頭抓耳、吟詠推敲,絞盡腦汁寫相聲稿。一個早上下來,免強擠出兩頁。他讓我看寫完的片段,無非都是起床慌亂穿錯褲子、三分鐘洗戰鬥澡、光屁股集合…,軍中趣聞、新兵糗事那一套。

 我那時不知怎地,對他說了魏龍豪跟吳兆南先生的一個段子。

 大意是某次,魏龍豪跟吳兆南的爸爸下棋,兩人殺得難分難解,兵卒車馬炮都吃光了,魏龍豪剩下「將」與「士」,吳兆南的爸爸僅餘「帥」與「相」。

 傻不楞登的吳兆南就問:「那還有什麼下頭?」

 魏龍豪說:「我跟你爸爸約好,「相」與「士」都能過河。」

 吳兆南說:「這什麼規矩?」

 魏龍豪說:「我的士就去士你爸爸,你爸爸的相就來相我;我士你爸爸,你爸爸相我;我是你爸爸,你爸爸像我……。」

 吳兆南摸頭大悟:「您別挨罵了!」

 理事長聽了大樂,立馬寫入相聲稿,而且像找到救星一樣,雙目圓瞪,非常急切地拉著我:「來來,太好了;我演魏龍豪,你演吳兆南,就這麼說定!」

 我當場拒絕!正色跟他說,我是新生耶!是你們迎新的對象,哪有新生上台演戲歡迎自己的道理?我其實是臉皮薄,初來台灣,沒那個膽子拋頭露面。

 可他好話說盡、狠話說絕,硬要我上台。還說我的國語沒有台語腔;他哪知,我說的是馬祖國語啊!

 就這樣,迎新晚會,我跟短小精瘦理事長穿上瘡瘡孔孔的白色實驗衣,他說台灣腔國語,我說馬祖口音普通話,把我倆對相聲的癡情,獻給了魏、吳兩位先生。

 晚會結束,馬上有系裡的學長到宿舍探聽,看我到底是何方神聖?後來走在龍泉街上,總會遇到認識的、不認識的,拍我肩膀:「嘿!我是你爸爸,你爸爸像我。」萬萬想不到,我是以這種方式走紅化學系。

 前幾年,基於對相聲的喜愛,寫了一齣以「福州語(馬祖話)」表達的相聲劇本。其中有幾個段子,透露給幾位馬祖同好,鄉土方言的奧妙,逗得大家都樂不可支,只是苦於找不到適當演員,劇本一直藏在電腦檔案夾裡。

 當然,可以想見,這齣〈馬祖相聲〉的觀眾界定,將是非常、非常的小眾。

 但我仍然希望有一天,能讓這齣相聲,從電腦走上舞台,向魏、吳兩位大師致敬。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